房裏順天宮  

時間:
2013720

地點:苗栗房裏順天宮(苗栗縣苑裡鎮房裡26號)

交通方式:搭乘臺鐵海線至苑裡站下車,出站後右轉中山路直行,續沿中山路89巷直行,照著往房裏老街的指標前進即可抵達,步行時間約莫十分鐘

【房裏順天宮簡介】苑裡鎮公所網站
順天宮,位於房裡城內,是年代相當久遠的廟順天宮宇,廟裡主祀媽祖,由於位於房裡城內,被稱為城內媽祖,與城外媽祖-慈和宮遙遙相望,同為苑裡兩大信仰中心。

傳說順天宮本非奉祀媽祖,僅是一間小廟宇,後來一個從中國渡海來台的人士,請來一尊媽祖,想要尋找適當地點奉祀,路過順天宮時,媽祖示意要住進順天宮,從此順天宮便成了媽祖廟。

順天宮左殿供奉玄天上帝,其由來也是個相當有趣的傳奇。據說,某年,順天宮酬神做戲,從竹南某廟宇請來一尊玄天上帝到房裡看戲,沒想到戲作完了,玄天上帝卻不走,信徒擲筊請示神意,玄天上帝表示要留在順天宮,從此順天宮左殿便奉祀玄天上帝。

順天宮的門檻窗櫺都是以福州衫建造而成,門檻前的石階為觀音石,雖經過整建,正殿與偏殿都還保順天宮規模雖不大,卻更顯得莊嚴樸實。

根據耆老傳說,順天宮始建於雍正二年(1724年),是海線最古老的廟宇,後來在光緒十七年及民國五十三年各修建一次。
 
【阿中隨筆】
根據苑裡鎮公所的介紹,早在明鄭時期鄭經就已經派遣劉國軒經略苑裡一帶,但一直到康熙61(1722)黃叔璥所著的《臺海使槎錄》的紀載,這裡依然是平埔道卡斯族群活絡的地區,並且稱之為「崩山八社」,八社含大甲東社、大甲西社、宛里、南日、貓盂、房裏、雙寮、吞霄,房裏社就是其中之一。由此推斷,漢人的大量進入應該是雍正之後的事情了。乾隆29(1764),余文儀在《續修台灣府志》當中記載「房裏莊」,此時房裏已由社發展成莊,也象徵人口的增加。之後道光、咸豐年間,台灣發生了數次大大小小的械鬥,尤以北部最為激烈,咸豐3(1853),臺灣第一位進士鄭用錫更是寫下了《勸和論》,可見當時械鬥之慘烈。而苗栗地區也在幾次的械鬥後產生了族群的遷徙,粵籍人士據於通霄,彰人據苑裡街,而泉人則往南於房裏街聚集,也因此造成了苑裏、房裏各自發展的狀況。過沒多久,房裏的泉州人為了保衛家園,於咸豐5(1855)興建城牆,成為當時少數擁有土石城牆的市街,造就了如今房裏人依然津津樂道的「房裏古城」。然而才過了廿多年光景,光緒2(1876)街市發生大火,整座城牆皆難逃祝融,就這樣房裏城成了曇花一現的榮景,徒留部分殘蹟供後人憑弔。

提到房裏順天宮的創建年代,有史可徵的是光緒19(1893),由竹塹士紳陳朝龍與鄭鵬雲纂輯成《新竹縣采訪冊》,當中的〈祠祀/苑裏堡廟宇〉提到:「順天宮 在房裏街,距竹城西南八十里.道光二十八年建.廟宇三十七坪五合。」道光28年是為西元1848年,早於泉人大舉遷徙房裏街的咸豐年間,這年代比泉州人創建房裏街早了五年。試想雍正時期此地尚屬平埔族人居多的地區,漢人不僅入墾還蓋了廟,這似乎於理不通,易言之,如漢人已經可以蓋廟,那麼族群人數勢必達到一定程度,只是對照前述歷史又非如此,因此推敲房裏順天宮之創建年代,當以道光28年較前文沿革所提之「雍正二年創建」較為可信。

在順天宮外的廣場旁,有一通「房里溪義渡」碑,是道光17(1837)由臺灣府淡水撫民同知婁雲所立之告示,為了杜絕當時船家任意哄抬渡河工錢,婁雲下令於各渡口立告示碑免費接駁民眾渡河,渡船戶的工資則由官方發給,此舉被視為一大德政。之後來台定居並在銅鑼鄉開設「雙峰草堂」的文人吳子光,為此還特別寫下〈淡水義渡記〉以茲紀念。按記中所述所述義渡碑本有大甲、房裏、中港、鹹水港等六處,但如今僅存大甲、房裏兩碑。房裡溪義渡碑本來在溪畔,後移至順天宮旁,細讀碑文,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這天中午,阿中初次來到苑裡這座陌生的城市,憑著電子地圖與直覺地朝著房裡老街而去。一路上跨過平交道,經過北門,途中還向北門土地公行個禮,就這樣透中晝的,我頂著烈日,花了插不多十分鐘的時間就到了老街。這條老街和我想像中的很不一樣,因為這裡很安靜,安靜得太不尋常了,好像是住宅區一般,很難想像當年「不見天」的盛況。走著走著,要不是看到屋脊上的燕尾,我可能會誤以為眼前只是一座普通民宅,而忽略了這裡就是房裏順天宮。

規模不大,裝飾簡單,順天宮就這麼低調地藏身在房裏老街中。廟埕有兩棵老樹,樹蔭下有幾位伯伯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天,主題不會是政黨鬥爭,不會是鄉野八卦,他們關心的是接下來廟裡的大事這種感覺很親切,我就靜靜地聽他們聊著,靜靜地欣賞著眼前這座迷你的古廟。依照慣例,我買了一份財帛並且焚香參拜聖母,但找了老半天找不到賽錢箱在那兒,只能說這裡真的太迷你,太不像是一座廟了。

房裏順天宮的三川門(我倒覺得比較像「亭仔跤」),正脊脊背上是一組福祿壽三仙,兩旁則有一對青龍護衛。兩側規帶前方也有陶俑牌頭,只是陶像看來不甚精緻,一切就是那麼簡單樸素。正脊脊肚則是八仙陶像。以正面來看,順天宮只有正門,左右兩旁的偏門直通偏殿,所以很不習慣進廟走正門的阿中,硬是得從龍邊偏門進廟。也因為室內空間狹小,所以供桌擺放在三川殿下。正門一對洗石子柱上有副對聯:「順應民情蓬山香火千秋盛,天開社稷眾聖威靈萬世宗。聖顏和藹慈雲永覆房溪水,母愛溫馨瑞氣常臻古渡頭」,蓬山指的就是苗栗這一帶,在臺海使槎錄當中,崩山和蓬山是同樣指涉的,而房溪則是指房裡溪,古渡頭更是點出婁雲設渡的德政。這裡的正門門扇很「民風」,沒有其他廟宇那樣的華麗,不過據說是福州杉所製。頂板繪有簡單的花卉圖案,格心是一根一根的木板,內側群板則有各有一對戲球獅子,外側則是花鳥圖。兩面牆堵則是「南極仙輝」與「麻姑獻瑞」的繪畫作品,其中南極仙翁這一幅色彩已褪,較顯斑駁,十足有歷史感。正門門楣上懸掛「順天宮」木製宮匾,上款落有「明治四十三年歲次庚戌年桐月吉置」,這一年正是西元1910年,滿清宣統二年,至今也有百年歷史。門前對聯題到:「順道慈祥呵護蒼生安社稷,天恩浩蕩關懷赤子佑邦家」,整座正門同樣也是樸實簡單。

走入內殿,壽樑上懸掛三對黃色燈籠,上寫天上聖母、三官大帝、玉皇大帝。兩大護法千里眼、順風耳將軍的神將就矗立在門的兩旁。神龕依舊簡單,只有幾幅繪畫作裝飾。正上方有塊「澤溥生民」匾,為「皖六胡靜山書」於光緒辛卯年(光緒17年,西元1891)所獻,這一年正是順天宮重修落成的一年,這塊匾是當天所見在順天宮裡年代最為久遠的一塊匾額。而龍邊牆面上則是一塊昭和三年(1828)由房裡莊弟子黃淺所獻的「與天同功」匾,匾上的四個大字是以金屬打造,相當特別,也成為順天宮裡少數的匾額之一。正殿案上一座四方形銅製淨香爐,頂蓋上狻猊神獸雕刻精細,除了這鼎以及香爐外,倒也沒有其他東西。神龕前的神桌上眾中央是中壇元帥三太子,兩旁各有幾尊媽祖神像。神房有玻璃隔著,幾尊媽祖金身就端坐其中,其中鎮殿媽祖面容看來煥發新穎,令人懷疑這尊金身不是剛粉完面,就是重新雕塑的作品,只是既然高坐鎮殿位置,按理說就該是順天宮內輩份較高的媽祖,是故應是剛粉過面無疑,如果真是將古神像請去粉面,而如今蕩然無存的古意不禁令人感到惋惜。媽祖金身的前方有一道神牌,上寫「敕封天上聖母」。而兩旁則有小尺寸的千順將軍像,這兩座神像看來就較有古風了。正殿除了奉祀天上聖母媽祖,左右同樣奉祀註生娘娘與城隍爺,阿中參訪的當天就遇到一對母子,專程帶著供品來祭拜註生娘娘,看來是家裡有喜了。

在順天宮龍邊的偏殿奉祀著玄天上帝,這尊上帝金身的造型頗有武當風格。據說順天宮的玄天上帝本來是供奉在竹南的某座廟宇,因為被信徒奉請來順天宮看戲後,竟然表示希望永留此地,所以順天宮才開始有玄帝的奉祀。至於另外一頭虎邊的偏殿,則是奉祀著神農大帝與文昌帝君,展現早期庶民對於莊稼與讀書的重視。

整座房裏順天宮雖然樸實無華,沒有其他廟宇的氣派,但自然流露出的親民氣息,就從居民們聊天的話語當中渲染開來。那天,我聽到宮裡幾位前輩正在討論著今年要請媽祖回湄洲祖廟進香的事宜,有人擔心著資金不夠,但馬上就有人表示願意多出一些,他的理由是那麼的簡單,因為,他今年添了孫子,所以和老婆決心要把今年媽祖婆回湄洲的活動辦得風風光光的,甚至說已經存好一筆錢了。呵!多麼親切而真誠的心啊!這是台灣民間信仰最可愛也最迷人的地方,不需大富大貴,只要一家大小平安健康,那就很感謝媽祖婆了。

房裏順天宮
在順天宮外的廣場旁,有一通「房里溪義渡」碑,是道光17(1837)臺灣府淡水撫民同知婁雲所立之告示,為了杜絕當時船家任意哄抬渡河工錢,婁雲下令於各渡口立告示碑免費接駁民眾渡河,渡船戶的工資則由官方發給,此舉被視為一大德政。

房裏順天宮
提到房裏順天宮的創建年代,有史可徵的是光緒19(1893),由竹塹士紳陳朝龍與鄭鵬雲纂輯成《新竹縣采訪冊》,當中的〈祠祀/苑裏堡廟宇〉提到:「順天宮 在房裏街,距竹城西南八十里.道光二十八年建.廟宇三十七坪五合。」

房裏順天宮
房裏順天宮的三川門(我倒覺得比較像「亭仔跤」),正脊脊背上是一組福祿壽三仙,兩旁則有一對青龍護衛。

房裏順天宮
房裏順天宮的三川門(我倒覺得比較像「亭仔跤」),正脊脊背上是一組福祿壽三仙,兩旁則有一對青龍護衛。兩側規帶前方也有陶俑牌頭,只是陶像看來不甚精緻,一切就是那麼簡單樸素。

房裏順天宮
正脊脊肚則是八仙陶像。

房裏順天宮
兩面牆堵則是「南極仙輝」與「麻姑獻瑞」的繪畫作品,其中南極仙翁這一幅色彩已褪,較顯斑駁,十足有歷史感。

房裏順天宮
正門門楣上懸掛「順天宮」木製宮匾,上款落有「明治四十三年歲次庚戌年桐月吉置」,這一年正是西元1910年,滿清宣統二年,至今也有百年歷史。

房裏順天宮
這裡的正門門扇很「民風」,沒有其他廟宇那樣的華麗,不過據說是福州杉所製。門前對聯題到:「順道慈祥呵護蒼生安社稷,天恩浩蕩關懷赤子佑邦家」頂板繪有簡單的花卉圖案,格心是一根一根的木板。

房裏順天宮
內側群板則有各有一對戲球獅子,外側則是花鳥圖。

房裏順天宮
兩大護法千里眼、順風耳將軍的神將就矗立在門的兩旁。

房裏順天宮
神龕依舊簡單,只有幾幅繪畫作裝飾。

房裏順天宮
正上方有塊「澤溥生民」匾,為「皖六胡靜山書」於光緒辛卯年(光緒17年,西元1891)所獻,這一年正是順天宮重修落成的一年,這塊匾是當天所見在順天宮裡年代最為久遠的一塊匾額。

房裏順天宮
龍邊牆面上則是一塊昭和三年(1828)由房裡莊弟子黃淺所獻的「與天同功」匾,匾上的四個大字是以金屬打造,相當特別,也成為順天宮裡少數的匾額之一。

房裏順天宮
正殿案上一座四方形銅製淨香爐,頂蓋上狻猊神獸雕刻精細,除了這鼎以及香爐外,倒也沒有其他東西。

房裏順天宮
神房有玻璃隔著,幾尊媽祖金身就端坐其中,其中鎮殿媽祖面容看來煥發新穎,令人懷疑這尊金身不是剛粉完面,就是重新雕塑的作品,只是既然高坐鎮殿位置,按理說就該是順天宮內輩份較高的媽祖,是故應是剛粉過面無疑,如果真是將古神像請去粉面,而如今蕩然無存的古意不禁令人感到惋惜。

房裏順天宮
媽祖金身的前方有一道神牌,上寫「敕封天上聖母」。

房裏順天宮
而兩旁則有小尺寸的千順將軍像,這兩座神像看來就較有古風了。

房裏順天宮
在順天宮龍邊的偏殿奉祀著玄天上帝,這尊上帝金身的造型頗有武當風格。據說順天宮的玄天上帝本來是供奉在竹南的某座廟宇,因為被信徒奉請來順天宮看戲後,竟然表示希望永留此地,所以順天宮才開始有玄帝的奉祀。

【攝‧記】房裏順天

, , , , , ,
創作者介紹

湊陣拜媽祖

阿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你對新港有偏見
  • 替奉天宮現在的說法找出弊端,提醒留意,如果您認為這是偏見,何不更積極一些,為這些弊端提出更有說服力的證據呢?

    阿中 於 2016/03/27 21:26 回覆

  • 訪客
  • 恩流海嶠,笨港縣所獻之匾,為何沒介紹
  • 新港人是舊南港居民遷過去的,這部分本來就沒有爭議了,笨港縣丞贈匾給新南港媽祖廟,這是理所當然的啊!

    阿中 於 2016/03/27 20:14 回覆

  • 訪客
  • 你明知新港和北港有爭議,卻硬要喇d賽,居心何在
  • 呵......這位朋友請息怒啊!
    您氣到在房裏順天宮的帖留新港奉天宮的事情囉!
    小弟從未斷言自己所知的,所寫的一定是正確的,只求寫的東西都能加上來源與出處,讓有興趣想進一步了解的朋友有個方向,這才是對歷史研究的負責任態度喔!
    至於您所提的「恩流海嶠」匾,不知道您想表達的是什麼,這方匾明顯被修過,真實性已經打了折扣,況且獻匾的年代是嘉慶年間,反而是證明奉天宮是在那時候興建的的,所以...這方匾有什麼需要特別討論的嗎?

    阿中 於 2016/03/28 20:5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