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祀典大天后宮

「汝為臺灣人,不可不知臺灣事」,這是史學名家連橫訓勉吾輩的話,而要窺探臺灣史,就不可不知鄭家事。鄭成功是第一波大規模率領漢人入墾臺灣的人,來臺不久即因水土不服而逝世,因此真正經營臺灣的是他的兒子「鄭經」,以及輔佐他的「臺灣孔明」陳永華。


難能可貴的,鄭家三代雖然功可震主,但至少沒做出如同晉代司馬氏那般的奪權代之,依然遵奉明朝朱氏為王,雖然這也只是個有名無實的虛位,但至少面子上是給足了,而這位朱氏王脈就
⋯⋯是「寧靖王朱述桂」。據史載:「寧靖王儀容雄偉、美髯弘聲、善書翰、喜佩劍、沈潛寡言、勇而無驕,將帥士兵咸尊之。」看起來就是一副皇帝相,無奈時不我予,沉疴難返的朱氏王朝終至末路,退守臺灣。

朱術桂在臺灣的王邸就是今日的臺南市大天后宮,以及祀典武廟這一個區塊,因朱述桂號「一元子」,所以他的宅院又名「一元子亭」。明永曆三十七年
(西元1683),鄭經之子鄭克塽已決意降清,朱術桂亦決心殉國,在六月廿六日召集他的妾侍說:「孤不德,顛沛海外,冀保餘年,以見先帝、先王於地下;今大事已去,孤死有日,汝輩幼艾,可自計也。」隨侍在側的五妃(袁氏、王氏、秀姑、梅姐、荷姐)皆泣對曰:「王既能全節,妾等寧甘失身,王生俱生,王死俱死,請先賜尺帛,死隨王所。」而後相繼自縊於中堂。朱術桂將五妃的遺體安葬於南門城外魁斗山後,也就是今天的五妃廟。

不久,鄭克塽率文武官員也來送朱述桂最後一程,最後留下:「艱辛避海外,總為幾莖髮。於今事畢矣,不復採薇蕨。」懸樑自盡,將之與元配羅氏合葬在今日高雄的湖內,在當地還有一座「華山殿」就是供奉寧靖王。據說當時湖內一帶是朱術桂的領地,土壤肥沃所以收獲頗豐,但寧靖王與佃農慷慨分享,因此當時大家都過著富裕的生活,就連自縊前,朱術桂還特意把地契給燒毀,讓領地歸佃農所有,所以湖內一帶居民將其視為恩人進而崇拜為神。以上是寧靖王晚年在臺灣的一些事蹟,然而阿中想分享的才剛要開始。


就在去年,華山殿辦了一場廟會,內容是迎請寧靖王回府城舊地巡視,由延平郡王
鄭成功迎入,走歷五妃廟、大天后宮、祀典武廟、北極殿,然後返回路竹。五妃廟、大天后宮與其淵源前文已提,而祀典武廟正殿上的「古今一人」匾就是由朱術桂所題,而北極殿的「威靈赫奕」匾亦同,故巡歷兩地。這本是一樁信仰美事,然阿中的問題來了,如果朱述桂天上有靈,對這樣的行程安排不知作何感想?

試想,大天后宮、祀典武廟為其舊邸,後為賣國仇人施琅所竊據,奏請清廷改建為天妃廟
(此點有不同見解,另有文獻指出大天后宮之建立與施琅無關,但由清廷官建一事則無疑),不知乘坐神輦的寧靖王在回家的那一刻,望著人事全非的宅邸,心中作何感想?更何況眼前府邸刻劃著斑斑血淚,烈婦忠臣的寸寸丹心。再說到高座廟堂的媽祖娘娘若天上有知,看著這位前屋主,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迎接祂,因為施琅可是向天下公告,今天有辦法打下臺灣,可是媽祖娘娘的幫忙啊!「天后」這稱號,也是因此才有的啊!

阿中真的不知道,究竟是誰想出這樣的活動,規劃出這樣的行程,這教朱術桂情何以堪?這教媽祖堪以何情?


阿中一直很好奇,若依照史書記載,那麼今日的大天后宮不就是當時朱術桂和五妃自縊的現場?本來想趁這次的機會就教於歷史學科的老師,但他們聽一聽只回答我
….有可能喔!這問題需要再查查看來他們也沒想過這樣的關聯性,阿中心中的謎,只能繼續存疑下去了………

【後記】
2012.10.28東森財經台現代啟示錄節目播出了台灣媽祖信仰專題,其中有一段採訪了大天后宮的文史工作者,他也提到了寧靖王與五妃懸樑之處就在今大天后宮,此後記驗證當初阿中的懷疑。另施琅宣稱媽祖助戰有功,於是奏請康熙皇帝於二十三年敕封媽祖為天后,而這敕封的對象就是大天后宮,因此媽祖才有天后的封號,換言之,那些自稱康熙二十三年前就已經創建的"天后宮"就該被質疑囉!

,
創作者介紹

湊陣拜媽祖

阿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