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內天后宮

時間:
2014124

地點:新竹內天后宮(新竹市西門街184)

交通方式:搭乘臺鐵至新竹站下車,出站後沿林森路直行,右轉中南街,右轉西大路,遇西門街左轉續直行即可抵達,步行路程約十四分鐘。

【新竹內天后宮簡介】引自北國風情話網站
新竹內天后宮又稱為內媽祖廟,奉祀天上聖母,於清乾隆13年由淡水同知陳玉友所創建,原建廟址在竹塹城舊大字西門後街境內(今西門市場附近)為清代府治祀稷壇中號稱城隍、文、武、天后宮等四大官祀廟宇之一,有別於俗稱外媽祖廟由商郊所創建之北門長和宮。

內天后宮亦同其他廟宇命運一般難逃戰亂摧殘,加諸因屬官祀神廟,台澎被滿清政府割據為日人統治後,日人為施行皇民化運動而刻意將台灣同胞供奉之官祀諸神廟宇破壞殆盡,內天后宮神像遂被迫遷移寄奉,且其原坐落之土地於民國30218日被日政府歸入「至誠會」所有,直至民國35年台灣光復後終有虔誠敬奉媽祖之新竹士紳林金山、陳金芳、鄭錦加等三人咸感聖母恩澤,方共同駕請被移奉之天上聖母神像至日人所遺之和尚廟「竹壽寺」內供奉,因當時竹壽寺已年久失修,牆垣頹廢殆盡,遂於民國51年由當時熱心之管理人林華新會同地方士紳陳火順等發起重建,經眾信徒慷慨捐輸,築事歷經10年至民國61年方告完竣,惟在整修期間本宮現址土地副於民國53629日經我政府登記為國有土地。


【阿中隨筆】
※文獻探討※
新竹舊名「竹塹」,為平埔道卡斯族竹塹社的音譯,康熙六十一年(1722),隨閩粵南澳鎮總兵官藍廷珍來台平定朱一貴之亂的藍鼎元,在其《東征集》當中便有「竹塹埔」的記載,並且對於竹塹的地理位置賦予高度的重視,甚至建議朝廷在此設治,文中提到「竹塹埔寬長百里,行竟日無人煙。……。然郡城、淡水,上下必經之地,不能舍竹塹而他之,雖甚苦,亦不得不行云。其地平坦,極膏腴,野水縱橫,處處病涉。……然地廣無人,野番出沒,必碁置村落,設營汛,奠民居,而後及農畝。當事者往往難之。是以至今棄為民害。不知此地終不可棄。恢恢郡邑之規模,當半線、淡水之中間,又為往來孔道衝要。即使半線設縣,距竹塹尚二百四十里,不二十年,此處又將作縣。流移開墾,日增日眾;再二十年,淡水八里坌又將作縣。氣運將開,非人力所能過抑,必當因其勢而利導之。……」,藍鼎元精準的掌握竹塹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並且明確判斷出未來彰化、竹塹、淡水依序設縣的趨勢,其宏觀之視野著實令人佩服。朱一貴之亂平定後,雍正元年(1723)彰化設縣,轄虎尾溪以北。雍正九年(1731)再劃大甲溪以北至雞籠,設淡水廳管轄,廳治初期設於沙轆,後遷入竹塹城,從此至光緒元年(1875)前,新竹成了大甲溪以北的政治中心。至於道光十年(1830)鄧傳安《蠡測彙鈔》〈新建淡水廳城碑記〉所記「厥初環植刺竹為衛,故以竹塹名城。」的說法,恐怕是望文附義的想像了。

漢人入墾竹塹的紀錄甚早,明永曆十五年(1661),鄭成功曾令左先鋒楊祖屯墾竹塹,不過幾個月後就被平埔族聯盟大肚王國所敗,退出竹塹,事見於《小腆紀年》等著作。直到康熙五十七年(1718),福建泉州同安縣王世傑率族人入墾竹塹埔,這次方為漢人正式開墾竹塹的肇始。

至於新竹內天后宮之創建記載,最早見於同治十年(1871)陳培桂之《淡水廳志》當中的〈卷六 志五 典禮志/祠祀〉,內容為「
天后宮,一在廳治西門內,乾隆十三年,同知陳玉友建.四十二年,同知王右弼修.五十七年,袁秉義捐修.據袁秉義碑記云:廟僧稱為陳護協所建,王司馬修之.創始何年弗可考.久集都人士,謀節俸倡修,凡費番鏹三千有奇.襄厥成者,守戎盧植,二尹陳聖增.分司章汝奎,董事邵起彪.道光八年,李慎彝重修.同治九年,官紳復重修.」,由這段記載可推知陳培桂是以袁秉義的碑記內容為依據,文中雖然不知道天后宮的創建年代,但以廟僧所言天后宮的創建者是陳護協來推敲,判斷出這位陳護協應是指乾隆十三年(1748)就任淡水廳同知的陳玉友,所以才在《淡水廳志》下了這樣的結論。關於這段敘述,佛光大學歷史學系卓克華教授在其「新竹市內天后宮調查研究暨再利用計畫」當中也作了詳細的討論,在第一章「新竹內天后宮之歷史調查與研究」第一節「內天后宮之創建與時代背景」裡,卓教授引陳朝龍在《新竹縣采訪冊》〈卷四祠廟〉所提出的質疑:「考雍正、乾隆間,竹塹只駐守備,並無所謂協者,如謂駐彰化之北路協,然考《彰化縣志》北陸路副將,終乾隆年間,無陳姓其人。彰化縣屬屢遭兵燹,案卷燬失,其《縣志》所載,武職闕佚甚多,今亦無可參考也。」,認為護協很有可能是「護理」的誤傳,而陳玉友前一任同知陸廣霖的職稱便是「彰化知縣護理淡水同知」,再加上陳、陸二字筆畫相似,謄抄時很有可能會差誤,因此卓教授認為創建新竹內天后宮的人應該是陸廣霖,而陳玉友則是繼承了這一項任務。附帶一提,彰化縣城內的天后宮同樣也是陸廣霖所創建,因此更加深了同建竹塹天后宮的可能性。上述推敲頗為合理,或許可信。不過卓教授另引鄭用錫《淡水廳志稿》〈卷一祠廟〉當中的資料:「天后宮二:一在西門內,乾隆十三年,廳主許建造,五十七年,廳主袁秉義捐修。道光八年,廳主李慎彝率舖民重修。」,提出「廳主許」的「許」字很有可能也是「陸」的誤謄,竊以為此說頗為勉強。如「許」字在此指涉的是一名人物,那麼為何後文同樣提到廳主時是載全名,前文卻只載姓氏?如將這個「許」字解釋為「應許」之意,也就是說「廳主答應建造天后宮」,如此文意似乎更為通暢。

根據上述討論,雖然新竹內天后宮創建者尚存有不同的說法,但不管是陳玉友或是陸廣霖,創建年代為乾隆十三年應是無疑,也讓這座擁有近三百年歷史的廟宇,在臺灣的老媽祖廟排行榜中佔有一席之地。至於為何新竹市區內會有內外兩座媽祖廟?雍正十一年(1733),同知徐治民在竹塹城四週種植莿竹,並設置四門,位於北門外的長和宮創建於乾隆七年(1742),是竹塹水郊會所集資興建,其屬性是屬於私人的聚會場所,因此是不對一般大眾開放的。或許正是因為這些因素,才讓城內的居民有了興建另一座天后宮的需求。

※外觀格局※
如今所見的新竹內天后宮是近代易地重建的廟宇,雖具近三百年的廟史,但全廟看不出絲毫古廟氣息,可見昔日受皇民化破壞之深,讓人備感惋惜。廟宇的主體建築採二進式格局,分三川殿、正殿以及兩側護室。廟埕前有牌樓,牌樓與三川殿之間搭起了密閉式的棚架,上頭還有彩繪裝飾,此舉雖擴大廟方可活動範圍,但卻犧牲了採光,也遮蔽了民眾欣賞廟宇屋簷上裝飾的視線。
新竹內天后宮

※牌樓面※
牌樓面採歇山重簷式設計,正脊脊背立著雙龍護三仙。中央福祿壽三仙為陶像作品,色彩雖然繽紛,但這種現代化機器大規模製造的複製品,看起來就是少了那麼點神氣。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兩側剪黏青龍昂首相望,威武的鎮守在牌樓面的最上方。
新竹內天后宮
正脊脊堵的主題同樣是常見的八仙賀壽,西施縫則有許多吉祥物品,包含葫蘆
(象徵李鐵拐)、書冊(功名)、如意、蒲扇(象徵漢鍾離)以及魚鼓(象徵張果老)
新竹內天后宮
燕尾脊下方,正脊脊堵兩側的印斗則由秦瓊、尉遲恭兩位最為人所知的門神鎮守。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頂層與下層屋簷之間的立面寫著「新竹內天后宮」,所謂的「內」指的是此座是位處於清代竹塹城「內」天后宮,以與在北門外的媽祖廟─長和宮做區隔,也因此底層屋簷的下方立面還刻著「內媽祖」三個大字。在臺灣,同一地區有兩座以內外做區分的媽祖廟,除了新竹尚有彰化、苑裡…等地,成因同樣也都與昔日古城地界有關。時至今日,這些古城雖然早已隨著時代湮滅,但透過這種代代相傳的稱呼,歷史竟也就這麼的被記憶著。

下層屋脊的脊背上安著百鳥之王─鳳凰,飛翔姿態,頷首回望,是為「有鳳來儀」的吉祥寓意。鳳凰是傳說中的神鳥,「非醴泉不飲,非練實不食,非梧桐不棲」,尊貴非凡,也是太平盛世的象徵。後世將之與龍搭配,成了陽與陰、男與女的代表,是故在眾多以女神為主祀神祇的廟宇中,鳳凰成了裝飾的主題。由下層脊堵延伸至屋簷角落的戧脊上頭裝飾,則是以祥獅戲球為飾。獅為百獸之王,自古便是佛教當中的聖獸,雖然獅子並非原產於中國的動物,但受到佛教文化的影響,民間也接受了這樣的動物崇拜。且獅與師同音,古代為人臣者已位居三師最為顯耀,是故獅子也有求取顯赫功名的象徵。

牌樓面除了上述重簷裝飾,兩側護室也各有一道立面,上頭同樣也做屋簷裝飾。兩側脊背上立著千里眼、順風耳兩位大將軍,讓信徒在尚未入廟之前就能感受的媽祖已經派出了兩大護法前來庇佑。根據《天妃顯聖錄》的故事描述,千里眼和順風耳原是居住在桃花山上的兩個妖精,後來經歷兩次與媽祖鬥法皆失敗,於是發願成為媽祖左右護法,隨其護佑蒼生,是故兩位將軍的造像通常皆不脫齜牙咧嘴的金剛怒目之相。內天后宮這裡的兩將軍剪黏像亦是如此,站在龍爿右手抬起於眼前作遠眺貌,另一手持著三叉,通體膚色呈墨綠的是千里眼。
新竹內天后宮
站在虎爿左手食指指耳,右手持著一把斧頭,皮膚呈現通紅顏色的是順風耳。
新竹內天后宮
兩位將軍將上均有雲帶環繞,象徵著已脫離妖精地位,位列正神仙班。將軍兩側各有一對白鶴護守,中國人相信鶴是長壽的禽類,因此在許多祝壽的場合,常可看見或聽見以鶴為題材的裝飾與祝詞。戧脊處則是分立著佛教的四大天王陶像,四大天王分別是指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北方多聞天王。四大天王是居住在須彌山腰一座名為犍陀羅山的四個山頭,合稱四天王天,是欲界六天當中的第一天。持國天王為東勝神洲之主,「持國」為保持、維護世界的意思,手中的琵琶象徵著維護世界當以「中庸之道」為準則,正如琴弦之鬆緊,太鬆彈不出樂音,太緊則易斷,鬆緊適中方能奏出美妙的音符。
新竹內天后宮
增長天王鎮守南瞻部洲,「增長」代表著時刻精進增加自己德行、學問,要督促自己進步而不退轉,天王手中有一把象徵佛法的慧劍,用這把智慧之劍斬斷世間無明、煩惱。
新竹內天后宮
廣目天王是西賀牛洲之主,「廣目」顧名思義就是教導世人凡事應該多看、多觀察,手上纏繞的蛇象徵世事瞬息萬變,無固定常態,而另一手端持的寶珠則是代表不變的真理─佛法,以佛法做為無常世事當中的準則方能游刃有餘。
新竹內天后宮
多聞天王居於北俱蘆洲,對照於廣目的多看、多觀察,「多聞」正是要我們多聽、多見聞。天王手中的寶傘象徵著遮蔽汙染、塵垢,保持內心的純潔。
新竹內天后宮
四大天王不只是護持佛法的大護法,其所代表的寓意更是指導世人如何修行的法門,維持自己的純正之心,增長自己的智慧,多看、多聽這世界的脈動,自然可以讓我們與時俱進,心明神清。到了明代,陸西星所撰寫的神怪小說《封神演義》也將四大天王編入,成了商紂手下固守佳夢關的魔家四兄弟,並且依四人法器的屬性賦予「風調雨順」的概念,內天后宮的排列順序便是據此而來,從右至左分別是南方增長
()、西方廣目()、北方多聞()、東方持國(調),只是多聞天王手中的寶傘已脫落。

※廟埕棚下※
穿越牌樓面進入廟埕,抬頭可見棚架上繽紛的彩繪,演繹著精采的民間傳奇與神話故事,其中畫幅最大的是「兩儀與洛書」以及「四象圖」。兩儀四象畫的是龍馬負河圖、龍龜馱洛書,河圖、洛書的傳說見於《禮記》〈禮運〉:「出土器車,河出馬圖,鳳凰麒麟,皆在郊棷」。《易經》〈繫辭〉亦云:「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到了盛行陰陽五行學說的漢代,神秘的河圖、洛書傳說自然被賦予傳奇色彩,再搭配陰陽五行成了讖緯的圖像。古書的記載當中還提到,只有聖人出世、天下太平時才會出現河圖、洛書,所以一旦看見兩種神獸就代表天下太平,也因此成了廟宇常見的吉祥圖案。
新竹內天后宮
「四象」在易經當中是指太陽、太陰、少陽、少陰,《周易》載:「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四象是化生萬物的過程。另天文學之四象指的是四方: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象徵宇宙之意。內天后宮的四象圖以動物型態的「象」來假借概念上的象,與龍爿的河圖、洛書作對應。
新竹內天后宮
 
兩側對照橫樑立面的彩繪手法則與其文所提的油畫風格略為不同,留白的技巧是中國畫風最擅長之處。主題以兩組對照故事相互輝映,分別是「仙翁賀壽」、「麻姑獻瑞」以及「聖母下凡圖」和「觀音送子」。南極仙翁是民間信奉的壽仙代表,其信仰自唐代開始盛行,司馬貞於《索隱》記道:「壽星,蓋南極老人星也,見則天下現安 ,故祠之以祈福壽」,也由於星名之故,民間塑壽仙像總以圓頂廣額,鬢鬚斑白的老人形象為準則,手中執拐,身旁有童子捧桃與仙鶴,並以松樹為背景,透過人物、水果、禽鳥、植物…等多主題的呈現,傳達出賀壽的概念。
新竹內天后宮
如果說南極仙翁是南壽仙的代表,那麼女壽仙就非麻姑莫屬了。東晉葛洪的《神仙傳》描述東漢王方平曾經與麻姑談到修道之事,麻姑自敘其經歷過三次東海化為桑田,由此可見壽命之長。麻姑的形象通常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妙齡女子,肩上挑著花籃,身邊跟著一頭鹿,鹿音諧祿,讓「麻姑獻瑞」除了賀壽也有福祿的吉祥寓意
,只是內天后宮這幅畫作當中的仙鹿,要不是犄角和身上的斑點,看起來反而有幾分像牛。
新竹內天后宮
「聖母下凡圖」繪著媽祖下凡普救眾生的畫面,聖母頭戴冠冕,手持玉笏,身旁有侍女舉燈、執扇隨行,隊伍最前方是駕前護法千順兩將軍,千里眼觀遍世間苦難,順風耳遍聞眾生呼救,幫助媽祖隨時隨地聞聲救苦。
新竹內天后宮
觀音送子圖也是民間常見的觀世音菩薩形象之一,根據《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當中記載:「
設欲求男,禮拜供養觀世音菩薩,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設欲求,。便生端正有相之女」,是故觀世音菩薩被賦予擁有註生護胎的能力。此外,根據《天妃顯聖錄》〈天妃降誕本傳〉的說法,媽祖的降生也是觀世音菩薩所安排,也因此臺灣的媽祖廟多半也都會同祀觀世音菩薩。畫中的觀世音菩薩身披白色長袍,懷抱著稚兒,左右兩脅侍:龍女手持淨柳瓶,善財雙手合十,踩踏著蓮花送子而來。
新竹內天后宮
 
※三川殿※
由於廟埕上方的遮罩是封閉的,因此無法欣賞三川殿簷上的裝飾。整座三川殿以石材為主要的構件,上方木材橫樑有彩繪。正門前方的看樑上畫著「八僊聚會」,畫中正上演著呂洞賓操演道術,漢鍾離、李鐵拐、張果老等三位上仙則是坐在石椅上觀看。
新竹內天后宮
另一頭曹國舅也祭起了隨身法器─玉板,童子外型的韓湘子手裡拿著玉笛,和捧著蓮花的何仙姑交談著,八位神仙各有風采,也代表著世間眾生相。
DSC03413
兩側小港門前方則是「精忠報國」與「鹿乳奉親」。岳飛精忠報國的故事膾炙人口,根據清代錢彩、金豐所撰之《說岳全傳》第二十二回「結義盟王佐假名 刺精忠岳母訓子」當中的故事情節,王佐奉湖廣洞庭湖通聖大王楊么之命,前往延聘岳飛歸入帳下,以期共抗金國,恢復中原。但岳飛認為自己乃宋室臣民,豈可背主求榮,於是堅辭受金,勸退了王佐。岳母在得知這一切之後,遂於家中廳堂焚香點燭,祭告祖先,並諄諄告誡為免母親死後,岳飛會一時受惑而失了忠心,於是要在其背上科下「精忠報國」四字以為惕勵。畫中岳飛褪去上衣,任由母親在背上刻字,不僅展現了對國家的效忠,也展現了對母親的孝順,雖然這則故事僅是民間杜撰的情節,但忠君愛國之心已然成為千古傳唱的佳話。
新竹內天后宮
「鹿乳奉親」是二十四孝的故事之一,主角郯子為春秋時期郯國的國君,據說在未接位之前,郯子的雙親患了眼疾,需要鹿乳才能治癒,於是郯子身披鹿皮,佯裝混入鹿群當中以俟竊乳機會。豈料途中竟遇上獵人,郯子急忙脫去鹿皮,將經過告訴獵人,最後反而受獵人贈送鹿乳並且護送出山,故事最後有了圓滿的結局。
新竹內天后宮
 
兩側墀頭處各有一隻石獅鎮守,
新竹內天后宮
水車堵上則是以交趾陶像為裝飾,不過外頭罩著一層附著汙垢的玻璃,導致無法仔細欣賞裡面的作品。其主題有「皇都市」以及四聘當中的「歷山象耕」和「渭水聘賢」,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四聘的故事幾乎是每座廟宇必定出現的題材,我們也做過多次介紹,在此就不再贅述。至於「皇都市」的戲齣全稱為「董永皇都市,仙女送孩兒」。董永與七仙女的故事早在晉代干寶的《搜神記》當中即有記載;《搜神記》〈第一卷〉:「
漢,董永,千乘人。……父亡,無以葬,乃自賣為奴,以供喪事。主人知其賢,與錢一萬,遣之。永行,三年喪畢,欲還主人,供其奴職。道逢一婦人曰:「願為子妻。」遂與之俱。主人謂永曰:「以錢與君矣。」永曰:「蒙君之惠,父喪收藏,永雖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報厚德。」主曰:「婦人何能?」永曰:「能織。」主曰:「必爾者,但令君婦為我織縑百疋。」於是永妻為主人家織,十日而畢。女出門,謂永曰:「我,天之織女也。緣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償債耳。」語畢,凌空而去,不知所在。」上述記載提到董永賣身葬父,至孝感動了天帝,派遣織女下凡來幫助他,等到完成了任務之後,織女便返回天庭去了。這段原始的故事經過了歲月的遞嬗,增添了更多故事情節。話說織女在幫助董永償還帳務之後,不得不返回天庭繳旨,臨行前囑咐夫君董永一定要努力求取功名,等到功成名就的那一天就能夫妻重逢。之後董永果然不負期望,赴京應考果然高中狀元,在遊行隊伍經過皇都市時,天上仙樂飄飄,織女帶著一名嬰兒下降會見董永,要董永另娶一名妻室並好好照顧他們的小孩,這便是「董永皇都市,仙女送孩兒」的故事經過。整則戲齣雖顯荒誕,但卻也反映了孝感動天、天必佑之的中心思想,以及功成名就、子嗣永傳的美好人生,自然成為勸世與祈求的好題材。
新竹內天后宮


視線回到三川殿立面,正門門楣懸掛著「內天后宮」宮名匾,周圍以墨色為底、金龍為飾,具有另一種肅穆的氛圍。
新竹內天后宮
門楣上並無其他雕飾,與一般常見的廟宇非常不同。正門對聯題著「
湄島聖神普應十方崇拜,洲間母惠欣看萬姓同沾」,道出湄洲聖母照護十方萬民的慈悲。
新竹內天后宮
門聯下方有一對抱鼓石,以側面觀之紋路呈現螺旋貌,這是龍生九子之一的「椒圖」。傳說椒圖形似螺蚌,性好閉,是故立於門上,有些廟宇也會以螺旋貌的椒圖抱鼓石來代替石獅鎮守正門。
新竹內天后宮
在抱鼓石的立面上刻著吉祥的仙鶴圖樣,相互對望,有祈壽的含意。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側邊的封簷柱有聯題「聖壽配乾坤澤披蓬萊千萬眾,母心同日月光垂竹塹五三庄」,讚頌媽祖的聖德可與乾坤、日月相配,並且庇佑著臺灣島以及新竹地區的千萬信眾。正門上方的步口有彩繪作品,龍爿主題是「西施浣紗」,虎爿為「貂蟬拜月」。西施本名施夷光,春秋時期越國人,因家住村子的溪邊所以被暱稱為「西施」,是中國四大美人之一。據說有一回西施在溪邊,她的美貌讓溪裡的魚看了都忘了游水,身子竟沉入水底,這便是成語「沉魚落雁」其中的典故之一。
新竹內天后宮
貂蟬在正史上並無相關記載,但是在羅貫中的《三國演義》裡,卻是王允連環計當中的靈魂人物。據說有一回貂蟬在院子裡拜月,忽然有一片烏雲遮蔽了月亮,義父王允看見後逢人就說:貂蟬的美貌連月亮都自慚形穢,躲在雲裡了,而這也是成語「閉月羞花」的典故之一。
新竹內天后宮
昔日匠師在正門上的步通繪上這兩幅作品,或許就是為了營造出女神溫柔婉約的形象。


在封簷柱外側的門扇是以大理石為底,以陰刻手法雕出線條,再以金漆勾勒出圖像,整座三川殿的石雕作品以這樣的手法為主。正門兩側門扇身堵的主題分別是龍爿的「和靖嗜梅」以及虎爿的「右軍題扇」。林逋,字君復,北宋人士,宋仁宗賜諡「和靖先生」,性恬平淡,孤高自賞,終身不仕,隱居於西湖孤山,終日與梅、鶴為伍,稱「梅妻鶴子」。畫作中的主角林逋頭戴斗笠,身旁童子則是抓著一隻鶴,兩人站在梅樹下。畫作上方另有落款題道「於今不識孤山鶴,自古欣看處士梅」,點出了林逋閒適恬淡,梅妻鶴子的處士生活。
新竹內天后宮
王羲之,字逸少,官拜右軍將軍,人稱王右軍,為東晉時期著名的書法大家,有「書聖」之美譽。有一回,王羲之在公餘閒暇時漫步大街,看見一名老婦人在兜售六角竹扇,不過行人總是擦身而過,一點購買的興趣也沒有。心生憐憫的王羲之上前告訴老婦人,扇上只有空白一片是引不了客人的興趣的,於是拿過幾把在上頭寫了幾個字。老婦人看了直嘟嚷:原本乾乾淨淨的扇子都沒人買了,被你這麼一畫,更沒有顧客願意上門了!王羲之答道:你只管在兜售時喊著「王右軍的墨跡竹扇,一把一百錢」,自然會有人來買。起初老婦人還半信半疑,沒想到後來真的有人湊過來,一看發現真的是王右軍的字跡,很快的,幾把扇子就銷售一空了。老婦人食髓知味,拿了數十把扇子要王羲之再寫字,這回右軍大人便笑而不答了。畫作落款題字「
王右軍偶見老姥,持六角扇因取書之」,這則故事是在告誡世人應當珍惜所擁有的事物,越是貪求越不可得。
新竹內天后宮


兩側小港門除了也有各自的對聯之外,下方同樣各自立著一對門箱,和正門的抱鼓石同樣都有固定門板的功能。立面分別刻著麒麟、鳳凰、仙鶴以及仙鹿,都是吉祥的動物。此外仙鶴還搭配著松樹,兩者都是長壽的象徵。而仙鹿搭配著竹子,閩南語讀音有「得祿」的吉祥意義。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再看到兩側對照壁堵同樣是以大理石為底的陰刻作品,主題為常見的「蒼龍教子」和「母子情深」。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整座三川殿的裝飾雖不向一般廟宇那般的繁複、華麗,但單純的技法讓內天后宮呈現出另一種具現代感的廟宇風格。


※前拜殿※

進入廟內即見四大神將矗立兩側,分別是秦叔寶、尉遲敬德以及千里眼、順風耳這兩組將軍,將軍神像面容刻劃的相當傳神,眼睛特別嵌以玻璃珠,讓眼神看起來格外活靈活現。威武的將軍像立於前拜殿,足以令妖邪魑魅退避三舍,不敢妄進。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兩側大通上均作彩繪裝飾,題材取自《演義》當中的「二郎神梅山收七怪」、「金雞嶺」;第九十二回「楊戩哪吒收七怪」故事提到,西岐伐紂一路過關斬將,連敗殷商將領、奇人異士無數,紂王眼見來勢洶洶,於是貼榜招募四方能人助戰。梅山三妖袁洪(猴精)、常昊(蛇精)以及吳龍(蜈蚣)便是在此時加入對抗西岐的陣營,奉命據守孟津。之後楊戩憑藉著七十二變之神通,先是化成了飛天蜈蚣,用大鉗子剪了蛇妖常昊,再化成五色雄雞啄死了蜈蚣精吳龍。失了兩兄弟的袁洪又得同在梅山修練的朱子真(猪精)、楊顯(羊精)、戴禮(狗精)來投,整軍再戰,朱子真仗恃法術,一口就被楊戩吞進肚中,豈料楊戩神通廣大,在肚中朱威脅前往周營投降而被斬殺。楊顯再戰楊戩,二郎神化成猛虎一刀割下羊精首級。狗精戴禮畫出原形接戰,嘯天犬上前迎戰,妖精豈能勝過神犬,沒多久便敗下陣來被戮。最後梅山第七怪金大升(牛精)也來投袁洪門下,西岐同樣由楊戩出面應戰,正當兩人在空中追逐時,女媧娘娘駕臨,協助楊戩擒下金大升回周營服誅,又贈「山河社稷圖」協助計擒七怪首腦袁洪,阻擋伐紂大軍已久的梅山七怪之亂終於平定。畫中的二郎神楊戩手持三叉戟,縱馬對戰梅山眾怪,英勇之姿,功蓋西岐眾將。
新竹內天后宮
虎爿的「金雞嶺」則是出自第六十九回「孔宣兵阻金雞嶺」,話說三山關孔宣受紂詔鎮守金雞嶺,憑藉著背後能現出青、黃、赤、白、黑五道光華的異能,連擒哪吒、雷震子、五岳、李靜、金吒、木吒等西岐大將,正當姜子牙、燃燈道人一群人苦思不得其解時,西方教下準提道人前來相助,順利擒下由孔雀神鳥所化的的孔宣,逕自回西方極樂世界而去。畫中的孔宣縱著寶馬,背上噴出五彩異光,縱使哪吒神通廣大,遇上孔宣卻也落得被擒的下場。
新竹內天后宮
前拜殿靠近天井的一對龍柱上,除了有盤龍還刻著一位位威武神勇的天將,身上還加了色彩,是民國六、七零年代的流行的龍柱工法。
新竹內天后宮
 
回過頭欣賞門神彩繪,內天后宮的門神配置和一般媽祖廟相同,正門為初唐大將秦瓊、尉遲恭,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龍門是一老一少兩宦官,虎門為一對宮娥,兩偏門門神手中分持香爐、牡丹、茶具、水果,合稱為「香花茶果」,表示以至誠之心奉獻神靈。繪畫風格方面,兩位宦官體態豐腴,身著龍紋朝服,配戴
磬牌,手持如意,有吉慶如意的涵義。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而宮娥則體型纖瘦,溫柔婉約,頭戴飛鳳飾品,身著鳳形衣裳,手執如意,同樣也是賜福的美好象徵。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天井※
在前拜殿與正殿之間有一方天井,上頭同樣做了採光罩,光線雖不至於受阻,不過廟內的空氣流通就顯得不甚理想。而最令人感到惋惜的是阻隔了欣賞正殿以及三川殿另一落水的簷上裝飾。下方擺放數張供桌,天井空間挪作拜殿使用。兩側懸掛著十多盞大紅燈籠,顯得喜氣洋洋。
新竹內天后宮
 
※正殿※
登上正殿,最先看到的是一對石雕彩繪的龍柱,龍首在下,龍身蜿蜒而上,一爪持珠象徵司雨布水,一爪踏浪象徵掌管海洋,繁複的雕工點綴著廟堂的華麗。後方金柱刻著「聖壽無疆憶當年源起今湄島,母儀有賴欣此日宮浚古塹城」,道出媽祖信仰源自湄洲,而延續至竹塹城的過往。
新竹內天后宮
在兩金柱中間廟方列出了一排供桌,上頭奉祀著文昌帝君以及武財神爺神像,一者掌管人世功名,一者專司賜財納福,為現代人所求的最主要的兩大願望,可見廟方倒也頗能隨著時代的脈動。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再往正殿內部走去,慈祥端莊的鎮殿媽祖就安奉在雕工細膩的神龕之中,頭戴九旒龍冠,手執朝天笏,臉頰豐潤,容光煥發,展現出母儀天下的風範。
新竹內天后宮

內天后宮媽祖最大的特色是在冠上還繫上一朵大大的絲緞黃花,和東石笨港口港口宮媽祖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新竹內天后宮
神房內除了有鎮殿媽,龍虎雙爿以及前方也都奉祀著大大小小尺寸不一的媽祖神像,其中在鎮殿媽龍爿的金身,表情看來穩重嫻淑,十足母親的形象。
新竹內天后宮
而虎爿的軟身媽祖像,秀麗的容顏被旒冕遮住了泰半,看起來還真有點湄洲少女的嬌羞。
新竹內天后宮
仔細欣賞神龕花罩雕刻,可發現兩側還雕有千順兩將軍像,隨時擔任媽祖的駕前先鋒。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兩側對聯題道「
聖火重光垂萬世,香煙鼎盛永千秋」,祈求著媽祖能保佑重新興建的新竹內天后宮宮運昌隆,香火永傳。另一副正殿封柱的對聯為「天命降莆田神其護國,后思垂竹縣海不揚波」,湄洲島位處莆田縣,此副對聯同樣是在詠嘆降生莆田的媽祖能護國祐民,定海助帆。
新竹內天后宮

神龕外側的神桌上,正中央奉祀著王母娘娘,是女神之首,和東王公分掌男女神仙監察,民間稱呼為西王母、瑤池金母,亦有暱稱為「母娘」。神桌的龍爿有一方黃色盒裝的印綬,上頭還貼著紅色封條,是媽祖天后神格的代表。

新竹內天后宮

神桌兩旁則是矗立著千里眼、順風耳兩位將軍的塑像;內天后宮的鎮殿將軍像頭戴官帽、身披官服,不同於一般常見的金剛怒目像,有著為官者的氣派,傳達出內天后宮昔日乃官方所建,廟格自是不同一般的概念。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正殿上方的藻井不同於一般常見的繁複華麗雕刻,而是以八卦太極的方式呈現,共分三層,外兩層八個面各有一幅彩繪,主題多為神話傳說、文人雅士、民間故事,例如「王質爛柯」、「仙人飲鶴」、「玉川品茶」…等。王質,晉代人士,以打柴維生,南朝梁任昉的《述異記》記載:「信安郡石室山,晉時王質伐木至,見童子數人棋而歌,質因聽之。童子以一物與質,如棗核。質含之,不覺飢。頃餓,童子謂曰:「何不去?」質起視,斧柯盡爛。既歸,無復時人。」「柯」指的是斧頭的柄,王質入山遇老者對弈,只是看了一盤棋,回到家後已經歷經了數百年,連斧頭的木柄都已經爛了。圖中倚著斧頭站立一旁的就是王質,而兩名去老返童的仙人正認真地對弈著,人世間的變幻無常,就在一盤棋局當中運轉著。「王質爛柯」常被引為感嘆人事滄桑劇變,時間如白駒過隙一般,也有奉勸世人愛惜光陰的寓意。
新竹內天后宮
「仙人飲鶴」是傳統繪畫的題材之一,主角在一棵茂盛的松樹底下倚著石桌,望著一名童子餵養著仙鶴,桌上有靈芝盆景,畫上落款有詩寫道「
劈石裁【疑「栽」誤】松松已蒼,山中歲月去來長,烹餘心束靈芝草,分與仙禽作道糧。」,這種清靜無為,悠閒自得的神仙生活,自是為庸庸碌碌的世人所嚮往。
DSC03489
「玉川品茶」也是廟宇常見的裝飾題材,主角盧仝,號玉川子,唐代詩人,一生愛茶成癖,因此有「茶聖」的封號。據說盧仝經常取玉川泉水烹茶,所以自號「玉川子」,留有一首《七碗茶歌》:「
一碗喉吻潤。兩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七碗契不得,惟覺兩腋習習輕風生。」。
新竹內天后宮
此外還有「王喬乘鶴」,以及剪紙化蝶這樣的神話故事,後者落款「翦成一纸蝶雙飛,飛向花前試舞衣。栩栩精神真欲活,但防天上雨霏霏」,陳述著仙人剪紙化蝶的神話,但紙蝶終究還是紙蝶,等到淋了雨還是會落了一地,傳達了仙人法術再高強也是不能違逆天性的。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另一幅引自唐代「醉僧」懷素「覓得芭蕉種,如書五色箋。寫來青覆地,揮去綠橫天。」的作品,則是傳達出豁達開朗的處世之心,頗有李白「大塊假我以文章」的抒懷。
新竹內天后宮

整座藻井共有十六幅彩繪作品,不過由於位置較遠,再加上長年受香煙燻染,因此一般信徒不易欣賞,甚為可惜。

兩側通往過水門的壁上封柱有副對聯「天是皇天共戴天惟求天賜福,后非帝后同於后更望后施仁」,這幅對聯除了以「天后」作為聯的主軸,下聯也道出了媽祖雖然不是帝王之后,但地位和帝后一般至高無上,渴望聖母慈悲照護蒼生。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而壁堵上則是嵌著匯集著二十四孝故事的大型交趾作品,裡頭的故事有「棄官尋母」、「臥冰求鯉」、「哭竹生筍」…等。「棄官尋母」講的是宋代的朱壽昌,在七歲時因為父親的正室忌妒自己的生母,逼得生母改嫁他人,自此母子二人分隔兩地,音信全無。等到朱壽昌長大入朝為官後,有一回總算輾轉探知母親的下落,於是便拋下官位前往尋找,最後總算在陝州找到親生母親,一家團圓。
新竹內天后宮
「臥冰求鯉」是晉代孝子王祥的故事,雖然繼母對王祥並不慈愛,但他還是非常敬重母親。有一回在寒冬當中,王祥為了要抓幾條鯉魚回去獻給母親,竟赤身躺在河冰上,希望能用體熱去融化冰層好進入河中抓魚。就在王祥被凍得全身通紅,苦苦祈禱河冰融化之時,河面竟然破了個洞,並且跳出兩條活跳跳的鯉魚,喜出望外的王祥便帶著鯉魚回家送給母親,一場孝感動天的佳話自此流傳。
新竹內天后宮
「哭竹生筍」則是三國時期孝子孟宗的故事,孟宗的父親很早就過世了,只留下母子兩人相依為命。後來孟母年老體弱,孝順的孟宗不管母親想要吃什麼都會設法辦到。有一年的冬天,孟母想吃竹筍,但寒天雪地當中哪來的竹筍?無計可施的孟宗走入竹林裡遍尋不著,急得抱著竹子哭了起來,沒想到一時之間竟然吹起了暖風,融冰消散,竹筍一根根冒出頭來,讓孟宗順利地帶回奉養母親。
新竹內天后宮
二十四孝的故事情節縱然看似荒唐、靈異,然而其背後所傳達教化社會的意旨才是這些故事的真正用意,尤其是在人心澆薄的現代社會,這些純良的故事更是值得我們細細品讀、深思。


※結語※
新竹內天后宮一座擁有二百七十年歷史的古廟,期間歷經了時代變革的考驗,甚至一度消失,但信徒虔誠堅定的信仰之心,仍舊讓它挺過了最難熬的歲月。從內天后宮的變遷也再一次確立了「亦著神,亦著人」的道理,《論語》〈衛靈公〉載:「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只有人才能弘揚大道,而不是大道來弘揚人。同樣的,只有人能成就神佛,而不是神佛來成就人。我們往往只求神佛來保佑我飛黃騰達,但如果自己不努力上進,只想坐享其成,如此豈能如願?當知「人」才是根本,才是主體,只有自己願意精進,神佛才能從旁協助,這才是拜神該有的基礎概念啊!

雖然新竹內天后宮擁有數百年歷史,如今廟裡卻無法看見任何古物,這著實是一件令人感慨的事情,但只要信徒團結一心,繼續弘揚媽祖大愛,相信內天后宮依舊能夠再昔日風華。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新竹內天后宮

【攝記】新竹內天后2014.12.04
【攝記】新竹內天后2012.05.02

, , , , ,
創作者介紹

湊陣拜媽祖

阿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