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湄婆宮

時間:201684

地點:安定湄婆(臺南市安定區蘇林里9-1)

交通方式:於臺南火車站站前公車南站搭乘往善化方向之「橘3」路公車至「蘇厝」下車,往蘇厝派出所方向前往即可抵達,步行時間分鐘。

安定後堀潭湄婆宮沿革引自湄婆宮臉書網站

「湄婆宮」傳於清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為感念媽祖神恩,由地方耆老黃闖、林羿、吳新佑、林在、林樣等人發起興建,以土磚建造宮殿,供奉「湄洲媽祖」並命名為「湄婆宮」,早期媽祖擁有百餘甲之庄地,農戶尋田時均需騎馬始能到達,由此足證當時在「湄洲媽」神威靈感庇祐下,庄頭戶民之富裕情況。

乾隆三十二(1767)年,因年久失修,樑柱腐朽,管理人黃添財、林港、黃柏、洪茂全等,發動重建。道光三年(1833年)七月,一場大風雨,灣裡溪(今曾文溪)氾濫成災,蘇厝庄遭沖毀,多人遷入後堀潭。光緒十三年(1887年),由地方仕紳林等、林極步、林和尚等捐金450圓,重建廟宇。

日昭和三年(1928年)湄婆宮再度受損於曾文溪水患,翌年,董事林極步、林大川,管理人林等、蘇伯等,募款重建,為土磚造建築:民國74年(1985年)又因廟身蛀食毀損,神殿簡陋,廟室狹宰,決議重建,民國85年(1996年)完工。

湄婆宮另配祀福德正神、註生娘娘、謝府元帥、中壇元帥、虎爺等,信徒迄今已增到45戶。現年77歲的廟祝黃連續表示,二十多年前建廟時,只有十多萬元,廟方沒錢就向台南市鹿耳門天后宮借款,獲得鼎力協助,因而締造兩廟關係十分密切關係與友誼

【阿中隨筆】
※文獻探討※
安定區位於古灣裡溪(今曾文溪)畔,明鄭前是平埔族目加溜灣社的鹿場範圍之一,稱為「直加弄」(意思是乾草港),故也有人稱居住在這裡的族群為「直加弄社」,明鄭時改稱「永定里」,清代易名「安定里」。康熙五十六年(1717)周鍾瑄所編纂的《諸羅縣志》〈規制志/坊里/保〉載安定里分有東、西兩保,里內社有社倉、社學,可推斷當時已成為漢人重要的聚集處。此外安定里有蘇厝甲渡口,是佳里、西港往來府城的重要通道之一,相關記載可見於《諸羅縣志》〈規制志/津渡〉:「……麻豆之南曰灣裡溪,發源於焦吧哖(社名),南過五步鍊 ……南合烏山頭之流,過赤山(有渡,名拔子林渡)至於灣裡(往郡大路,有渡),過蘇厝甲(有渡)、檨仔林(有渡 )、蕭壠(社名,有渡),西出為漚汪溪……。」由上述記載可知漢人入墾安定的時間甚早,在明鄭之時即已展開,其中安定區東北角的區域就以蘇厝為主軸。

後堀潭湄婆宮的信仰圈所涵蓋的「嶺頂」、「後堀潭」、「蘇厝」、「林厝」、「西衛」、「崁頭」、「百二甲」和「胡厝寮」等這位於安定東北角的頂八庄,入墾先民以蘇、林二姓最多,是故有蘇厝、林厝之聚落。這些聚落的歷史同樣悠久,在同治十年(1871)的《臺灣府輿圖纂要》當中就錄有「安定里東保(莊二十.城西北十六里起):……西衛莊(二十七里)、嶺頂莊(二十七里)、后堀潭(二十七里)、嵌頭百二甲(二十八里)、林厝莊(二十八里)、蘇厝莊(二十八里)、胡厝莊(三十里)」從文獻記載雖然可以證明該地發展的悠久歷史,但湄婆宮的創立卻是遍尋不著相關記載,所謂創建於康熙年間的說法雖然和先民入墾的時代背景相符,但也只能視為傳說,有待發現更多證據方能證明。
安定湄婆宮

※外觀格局※
如今的湄婆宮為鋼筋水泥式建築,一體兩落,有三川殿、正殿、鐘鼓樓,外觀採南式廟宇風格,有華麗而繁複的剪粘與陶俑裝飾。宮前雖有廟埕卻是馬路橫亙,左前方則為蘇厝派出所,周遭自成一個小聚落,漫步其中有一份鄉下獨有的悠然氛圍。
安定湄婆宮

※三川殿簷上※
三川殿為升庵假四垂頂,中港升起讓視覺上更加突出,中港與兩側小港屋脊斷開故又稱「斷簷升箭口」。正脊脊背為常見的雙龍護三仙,福祿壽三仙又稱「財子壽」,正中央手持如意者為福神,象徵賜福;福神的左手邊抱著稚兒的是祿神,象徵送子;福神的右手邊捧著壽桃的是壽仙,年邁的形象正是延壽的代表。這組剪黏作品的製作尚稱細膩,色彩鮮豔奪目,保存也還算完整。三仙是民間信仰當中常見的組合,其所掌管的「財子壽」正是普羅大眾最期盼擁有的幸福,無怪乎這三位神仙每每就矗立在三川殿簷上最顯眼處,讓信眾遠遠就能看見這三位討喜的神仙。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兩側的將軍乘龍像一邊手持旗與球,一邊手持戟與磬,合起來便是祈求吉慶。
安定湄婆宮
正脊由李鐵拐、漢鍾離兩位大仙領軍,一同向中央騎乘仙鶴的南極仙翁祝壽是為「八仙賀壽」。根據記載八仙故事最完整的明代吳元泰之《東遊記》當中情節,八仙聚集參加的是王母娘娘的蟠桃盛會,並沒有前往南極仙翁為其祝壽的橋段。不過宗教信仰的傳說故事本來就是眾說紛紜,再加上民間相信南極仙翁便是壽仙,所以八仙前往祝壽更是貼近普羅大眾的信仰。
安定湄婆宮
正脊上下方有減輕風阻的孔洞,謂之「西施脊」。上層安有楊桃、紅蘿蔔、白菜、蓮霧這些帶有吉祥寓意的蔬果,楊桃諧音「多」,紅蘿蔔是好彩頭,白菜代表一身清白,蓮霧諧音「連有」,此外還有葫蘆與蒲扇,葫蘆諧音福祿,蒲扇則有招來之意,合成一幅討喜的意象。下層西施脊則是安著象、豹、獅、虎、麒麟這五種陸地上最凶猛的獸類,有震懾妖祟保護廟堂的功能。
安定湄婆宮
正脊外側的印斗各有一尊將軍剪黏,一者手持雙鐧,一者手持雙鞭,他們是民間最常見的門神組合─秦叔寶、尉遲敬德,是輔佐唐朝皇室開國的功勳將領,並列唐太宗凌煙閣二十四功臣。秦瓊,字叔寶,齊州歷城人,原為隋將來護兒的部屬,最後輾轉投入秦王李世民帳下,身先士卒,為開創唐朝立下汗馬功勞。其事蹟雖然在正史當中著墨不多,但卻是小說《隋唐演義》、《說唐》裡頭的主角,以義士、良將、忠臣之姿躍然紙上。其中在《隋唐演義》第五回「秦叔寶途次救唐公 竇夫人寺中生世子」情節裡,唐國公李淵被宇文述部下追趕,情況危急,秦叔寶、樊建威兩人恰巧經過,秦瓊手上雙鐧翻飛,三兩下就把匪徒制服。李淵得救後想重賞救命之人,但秦瓊豪氣推辭,只留下姓名後便離開了,小說有贊曰「生平負俠氣,排難不留名。生死鴻毛似,千金一諾輕。」再次與李家關聯,已是由秦王李世民所牽起的因緣。
安定湄婆宮
尉遲敬德,名恭,一名融,字敬德,朔州善陽人。善使雙鞭,在小說《隋唐演義》裡雖然不是主要角色,但章回之間仍可見其英勇身影。在正史《新唐書》的記載,尉遲恭原本劉武周的部將,後來降於秦王李世民。除了跟隨征戰有功外,其對李世民最大的貢獻,應是玄武門之變時射殺李元吉,入宮擁立秦王擔任太子,輔佐李世民成為新一任的大唐皇帝。秦瓊和尉遲恭這兩位大將軍之所以成為家喻戶曉的門神,其傳說見於《西遊記》裡的故事情節;在第十回「老龍王拙計犯天條 魏丞相遺書託冥吏」的情節中,太宗因失信於龍王,導致龍王被魏徵所誅,其魂魄時時入宮向太宗索命,夜夜不得安寧,後來在秦、尉遲兩位將軍的把守下才嚇退龍王,進而演變成如今最為人所熟知的一對門神。在臺灣廟宇的屋簷上,常可看見這兩位將軍的英姿,負責維持道場的寧靜。
安定湄婆宮
上簷兩道垂脊牌頭戲齣可見武將帶騎,然主題不甚明確,判斷不出所演繹者為何。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戧脊有仙女乘鳳,手持拂塵,英氣勃發。
安定湄婆宮

再觀次簷脊背安著天女剪黏,但見仙女手中捧著花籃,跨坐於彩鳳背上,籃中裝滿象徵富貴的牡丹,溫柔婉約,與方才戧脊的持拂塵仙女呈現一武一文,截然不同的風采。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垂脊牌頭同樣也是武將帶騎,只是人物同樣是淋燙陶俑,情節布局也不明確,只能猜測龍爿應該是「薛丁山戰樊梨花」,虎爿或許是「聞太師西岐大戰」。薛丁山與樊梨花的故事為民間所杜撰,故事描述初唐大將薛仁貴之子薛丁山,在奉命征討寒江關時對上梨山老母之徒樊梨花。畫面當中兩位主角正進行一場馬上較勁,最終還是梨花移山倒海更勝一籌,兩人不打不相識,歷經了兩次休妻,最後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
安定湄婆宮
「聞太師西岐大戰」故事出自《封神演義》第四十三回;話說商朝太師聞仲銜紂王之令出兵討伐西岐,一日姜子牙率哪吒、黃飛虎等將劫了聞仲的大營,楊戩則是潛入焚了殷商大軍的糧草,逼得聞仲首尾難以兼顧,定下伐西岐終告失敗的宿命。畫面中央騎乘黑色麒麟,面呈金黃,額上有眼的便是聞太師,與西岐將士在城外展開決鬥。
安定湄婆宮
戧脊上立有四大天王之南方增長天王與北方多聞天王。四大天王的信仰源自於佛教,相傳在須彌山腰一座名為犍陀羅山的四個山頭各自有天王鎮守,位居欲界六天當中的初天。祂們分別是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北方多聞天王。增長天王鎮守南瞻部洲,「增長」代表著時刻精進增加自己德行、學問,要督促自己進步而不退轉,天王手中有一把象徵佛法的慧劍,用這把智慧之劍斬斷世間無明、煩惱。多聞天王居於北俱蘆洲,對照於廣目的多看、多觀察,「多聞」正是要我們多聽、多見聞。天王手中的寶傘象徵著遮蔽汙染、塵垢,保持內心的純潔。四大天王不只是護持佛法的大護法,其所代表的寓意更是指導世人如何修行的法門,維持自己的純正之心,增長自己的智慧,多看、多聽這世界的脈動,自然可以讓我們與時俱進,心明神清。到了明代,陸西星所撰寫的神怪小說《封神演義》也將四大天王編入,成了商紂手下顧守佳夢關的魔家四兄弟,並且依四人法器的屬性賦予不同的概念,手持寶劍的增長天王代表「風」,執著一口琵琶的持國天王代表「調」,持著寶傘一把的多聞天王代表「雨」,雙手抓著一條蛇的廣目天王代表「順」,四人合稱便是帶有吉祥寓意的「風調雨順」。在廟宇建築裝飾的題材中常常可以看見四大天王,祂們以自身的宏願護持著道場,又或者是如《封神演義》所賦予的「風調雨順」的吉祥意象,成為民間信奉的護法金剛。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左右兩側的鐘鼓樓塔頂立著童子乘麒麟剪黏,麒麟是中國神話中的瑞獸,傳說麒麟現世則天下太平。而至聖先師孔子據說在誕生時也有麒麟顯現,所以民間相信麒麟也可以為人們帶來子嗣,故有「麒麟送子」、「麒麟兒」、「麟兒」的說法,麒麟童子的意象便是在傳達這樣的信仰。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三川殿※
墀頭處安著力士塑像,俗稱「憨番扛廟角」,前人認為原住民力大無窮,是故在廟堂的棟架上常可看見長相有別於漢人的力士塑像,一肩扛起整座屋頂。湄婆宮這一組力士以赤身之姿呈現,臂膀肌肉線條分明,讓人一看就能感覺到他們的孔武有力。只不過胸膛上的紋路讓人感覺原件本來應該是披著衣服的,胸前的褶皺就是最鮮明的特徵,如今露出胸膛的樣貌似乎是後來重粉時刻意加上的。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簷下最顯眼的是一整列熠熠的八仙豎材,可惜多半被燈籠所遮,無法讓人一窺全貌,只能從隙縫當中看見韓湘子與呂洞賓兩位道仙。韓湘子在《東遊記》裡被說成是唐代古文大家韓愈的侄孫,曾在韓愈面前施展令牡丹變色,並且預言韓愈有左遷潮州之厄,後來果然應驗,讓不信佛道的韓愈為之折服。不過事實上這則傳說是張冠李戴,韓湘的確是韓愈的侄孫,然而根據唐代段成式的《酉陽雜俎》記載,令牡丹變色的是韓愈另一名從江淮來投靠的侄子,這名公子哥兒不學無術,不僅在學堂上會欺負同學,連送到寺廟裡去也被僧侶告狀說他狂妄,後世就這麼的把兩個人合而為一,成了求道成仙的韓湘子。世人所熟知的韓湘子總是以清秀少年或者是童子的樣貌登場,手中持著笛子,氣質優雅。
安定湄婆宮
呂洞賓是八仙當中最負盛名的一位,《東遊記》云「洞賓姓呂名喦,字洞賓,號純陽子」、「少聰明,日記萬言,矢口成文」。唐武宗會昌年間參加兩次的科舉考試皆落榜,之後巧遇漢鍾離以黃梁一夢啟迪尋道之心遂棄儒歸隱,在通過十難試驗後拜漢鍾離為師,一同往終南山鶴嶺論道。呂洞賓和其師漢鍾離都是道教重要的宗師,以修持內丹為修行要務,為北宗全真教奉為五祖之二。呂仙祖在民間信仰裡具有多重身分,例如五文昌之一、五恩主之一…等,可見祂在中國人的心目中擁有崇高的地位。一般常見的呂祖形貌多為道士裝扮,頭戴綸巾,手持拂塵,背上掛著一柄寶劍,氣宇非凡,神態自若,一副風流倜儻的瀟灑神采。
安定湄婆宮

走進三川殿下,其裝飾素材多為大理石雕刻為主,陶俑裝飾為輔。中港門門楣上方懸掛著「湄婆宮」匾,紅底金漆,周身九尾金龍環繞,突顯主神崇高無上的神格。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正門楹聯題著「聖駕臨宮婆心顯應普渡眾,母儀慈暉宏願自性同配天」,歌頌聖母媽祖的恩澤普施萬民,救助百姓的大願和蒼天一樣偉大。兩側牆堵各有一幅陶俑作品,然而主題不甚明確,龍爿為一長一幼的男性,虎爿同樣也是一長一幼的女性,四人向內頗有代表萬民朝拜聖母的意涵。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下方裙堵則是麒麟踏寶,中港門前方也有一對石雕麒麟獸鎮守。有關麒麟的神話傳說,方才在介紹到鐘鼓塔樓頂時有稍微提及,這裡再進一步描述。「麒麟」和「鳳凰」依樣其實是兩種動物的合稱,公獸稱「麒」,母獸稱「麟」,首似龍,形如馬,狀比鹿,尾若牛,傳說只有在太平盛世或是有聖人在世的時候才能看見牠們的蹤跡,行臥不踏花草昆蟲,不傷人畜,是故有仁獸之稱。裙堵所見麒麟腳踏葫蘆與八寶,代表著招來福氣之意。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中港和小港之間的封柱上也刻著楹聯,內容為「聖德遍萬方上下尊卑同景仰,神光周六臺士農工賈盡輸誠」,上聯闡述媽祖的恩德遍及各地,不論是在哪裡,身分是什麼,每個人對媽祖同樣都是崇仰無比。下聯的部分似乎有些失誤,主要是在「六臺」這個不之語意的辭彙,遍查辭典並無此等用法,然而在查詢其他廟宇的楹聯同樣也有這幅,不過下聯寫作「神光周六合」,六合指的是東西南北以及上、下六個方位所涵蓋的區域,也就是「世界」的意思,「神光周六合」闡述的便是神靈的光輝遍及世界。再加上六合的「合」與「臺」簡寫「台」字形相似,是故阿中懷疑應該是當初施作的匠師,誤把模來的「合」字認作「台」,然後又進一步把「台」寫成了正體的「臺」,就這麼經過兩個彎折而成了「六臺」了。從這個案例也可以看出傳統廟宇在裝飾時,能有個監工者是非常重要的。湄婆宮廟宇裝飾的施作錯誤還不只這一樁,接下來還會有類似的案例。
安定湄婆宮


繼續欣賞三川殿上的其他裝飾作品,站在中港門前抬頭往左右一看可欣賞步口通彩繪,龍爿這邊繪著「漢武帝為君欲做仙」,對照壁封牆步口則為「石崇巨富苦無錢」。再觀虎爿步口通彩繪主題是「彭祖焚香祝壽長」,對照壁封牆步口為「嫦娥照鏡嫌貌醜」,這四則故事合稱「四不足」,是常見的醒世題材。漢武帝劉徹是漢朝第七位皇帝,也是漢代最偉大的帝王,一生雄才大略,文治武功皆有輝煌的成就,在位期間征匈奴,獨尊儒術,設立太學,頒太初曆,鹽鐵歸國營…等,讓中國在歷經春秋、戰國、秦朝這段數百年的紛亂之後,總算呈現令百姓期待已久的太平盛世。然而漢武帝的晚年過於窮兵黷武,導致民怨四起,再加上追求仙術,冀望長生不老之術,過度迷信讓奸人有可乘之機。奸臣江充因與太子劉據有隙,於是趁漢武帝年老久病之時,進讒言道皇宮中瀰漫巫蠱之氣,如果沒去除,皇上的疾病將無法痊癒。原本就迷信的漢武帝果然信以為真,下令徹查。江充抓到機會,把事先藏在太子府邸的木人挖出,呈給漢武帝並誣陷太子劉據施行巫蠱,欲奪皇位。這等含冤莫白使得劉據無路可走,只好起兵造反,最後被漢武帝的軍隊鎮壓,在逃亡的路上終究被追兵發現,以自殺結束一生。而劉據的生母衛皇后,縱使曾受漢武帝百般寵愛,但最後也難逃年老色衰被冷落,又因太子造反,在武帝尚未廢后之前,就已經在皇宮裡自殺身亡。此次禍事,歷史稱之「巫蠱之禍」,波及人數達四十萬,朝中許多棟樑受牽連而遭戮,嚴重動搖漢室國本,也是西漢國是由盛轉衰的關鍵。從巫蠱之禍的經過就可看出漢武帝迷信的程度,骨肉相殘乃是天下至悲,這場禍亂成了劉徹一生難以彌補的憾事,也是漢武帝留在歷史上的重大汙點。後人以「漢武為帝欲作仙」,嘲諷劉徹雖然已經得到人世間最高的權位,但仍不滿足,還想要長生不老,永久掌握權力財富,然而他的下場值得後人引以為戒。
安定湄婆宮
石崇,字季倫,小名齊奴,是西晉著名的官吏,但也是出了名的盜賊。擔任荊州刺史時,石崇時常打劫路過的行旅,靠搶奪累積自己的財富,生活糜爛浮誇。據說他讓家中數百名妻妾都穿上紈繡,配戴黃金和玉飾,聽音樂時樂師所彈奏的樂器都是當時最好的,用膳時廚師所烹調的食材也是當時最珍貴的。根據《晉書》〈志第十六〉當中的記載:「王君夫、武子、石崇等更相誇尚,輿服鼎俎之盛,連衡帝室,布金埒之泉,粉珊瑚之樹,……」闡明了石崇富可敵國的生活。《世說新語》裡的記載也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石崇殘暴的個性,在〈汰侈〉裡提到「石崇每要客燕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飲酒不盡者,使黃門交斬美人。王丞相與大將軍嘗共詣崇。丞相素不能飲,輒自勉彊,至於沈醉。每至大將軍,固不飲,以觀其變。已斬三人,顏色如故,尚不肯飲。丞相讓之,大將軍曰:「自殺伊家人,何預卿事!」如果客人不飲酒,石崇就會斬殺門下侍女,其殘暴不仁可見一斑。在〈汰侈〉裡還記載了石崇和王君夫炫富競誇的情形;「王君夫以飴糒澳釜,石季倫用蠟燭作炊。君夫作紫絲布步障碧綾裹四十里,石崇作錦步障五十里以敵之。石以椒為泥,王以赤石脂泥壁。」王君夫的僕人用美食和乾飯來刷鍋子,石季倫這邊就用蠟燭生火煮飯。王君夫用紫色絲線所織成的布,裹著綾羅織成了四十里的帳幕,石崇就做了五十里的錦羅綢緞來與之對抗。石崇用花椒當作泥來塗牆,王君夫就把赤石脂塗上牆壁。又有一次晉武帝送給王君夫一棵高達二尺多的珊瑚樹,王君之跑去跟石崇炫耀一番,沒想到石崇拿出鐵如意當下就把珊瑚樹給敲碎了,王君之相當不捨,石崇竟豪邁地說:「別傷心,我還你」於是喚左右搬出六七株高達三四尺的珊瑚樹任王君夫挑選,豪奢之狀令人咋舌。雖然生活富足豪奢,但石崇的下場悽慘,被政敵孫秀羅織罪名遭受處決,一世富豪最後落得不得善終。圖中所見童子手捧一枚大元寶,石崇坐在一旁指使著,臉上表情盡是不歡,充分表現出巨富卻苦無錢的情節,還想要攢得更多錢。
安定湄婆宮
虎爿步通彩繪的主角是活了八百歲的壽翁─彭祖,根據道教經典葛洪的《神仙傳》〈卷一〉記載「彭祖者,姓錢,名鏗,帝顓頊之玄孫。至殷末世,年七百六十歲而不衰老。少好恬靜,不恤世務,不營名譽,不飾車服,唯以養生治身為事。」,之後因其長生之術受到覬覦,只好隱姓埋名離開故鄉,此時正值七百八十歲,是故以《神仙傳》的說法,彭祖並沒有死亡,而是以一種隱遁的方式離開人世,其情節頗似老子出函谷關莫知所蹤。在這裡引人世間壽命最長的彭祖為例,將之視為擁有長壽卻不滿足,還想要焚香祈求上蒼賜壽,成為四不足之嘆壽不足的代表。畫面中已垂垂老矣的彭祖,手持清香禱祭於天,依然在向天祈求壽命綿延。
安定湄婆宮
嫦娥,又名姮娥、常娥,是中國神話當中的人物。《淮南子》〈覽冥訓〉中記載:「羿請不死藥於西王母,姮娥竊以奔月。」此便是如今為人所知的嫦娥奔月故事。傳說嫦娥面容極美,溫柔賢慧,因此以之作為嘆貌不足的代表。四不足的故事是廟堂上才見的裝飾題材,其用意正是在奉勸世人勿一味貪求權勢、財富、壽命、美貌,因為這些擁有再多還是會感到不足,唯有知足才能常保安樂。
安定湄婆宮

 

兩側對照壁堵上方的水車堵是以淋燙陶俑為題材做裝飾,龍爿這頭是「趙子龍救子」。趙子龍單騎救阿斗的故事出自《三國演義》第四十一回「劉玄德攜民渡江 趙子龍單騎救主」。話說劉備率荊襄百姓移往江陵,大軍行動因此受到拖累,旋即被曹操大軍追上,一行人自此分散。趙雲為救劉備妻小,再度殺入敵軍陣營,縱使千軍萬馬亦無所懼,最後總算找到糜夫人與少主劉禪。為讓趙雲專心保護劉禪脫險,糜夫人投井自殺,趙雲阻止不及只好逕自護劉禪脫險,一路對戰曹將數人,一身是膽,毫無所懼,最後順利脫逃,縱馬奔過長板橋,正值張飛鎮守橋頭掩護。但見張翼德聲如洪雷,喝斥一聲令曹將不敢擅為,連隨後壓陣而來的曹操,都被張飛這股氣勢給震懾住,最後只得罷兵。照片中可見騎著白馬的趙雲懷中繫著幼主劉禪,雙手持著武器,回頭望著追殺而來的曹將文騁。這堵戲齣的戲文落款寫作「趙子龍救子」,這是明顯的錯誤,可謂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主」和「子」在台語裡屬同音字,當年施作的藝師顯然對故事情節不甚了解,而廟方也無人審核,於是就出現這糊裡糊塗的「子龍救子」了。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下方眉堵是鸚鵡和牡丹花組成的吉祥圖案;鸚鵡在佛教經典當中也是種吉祥的動物,在《佛說阿彌陀經》的記載中,釋迦牟尼向舍利佛宣講極樂世界裡的情況曾提到「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鸚鵡的鳴叫聲悠揚悅耳,也能提醒眾生時常誦持三寶。
安定湄婆宮
身堵的題材是「降龍羅漢」,降龍羅漢是佛教傳入中國後,從原有十六羅漢再衍生出的新成員,十八羅漢的信仰雖然在宋代就已經有類似的記載,但組織人員始終莫衷一是,直到清乾隆時期由國師章嘉呼圖克圖考定,乾隆皇欽定降龍羅漢為迦葉尊者。迦葉尊者本名摩訶迦葉,是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在許多供奉釋迦牟尼佛塑像的寺廟當中,我們可以看見兩位一老一少的脅侍,其中較老的那位便是摩訶迦葉。照片中可見羅漢站在神龍之前,龍是佛教八部護法神之一,是故羅漢降龍展現出佛法的高深莫測,連神物皆心悅誠服,發心護持。
安定湄婆宮
群堵是兩頭對望的獅子,寓意「太師、少師」;周代設太師、太傅、太保輔佐帝王,合稱三師三公,權力如同後世丞相之職,而少師、少傅、少保則是輔佐三公的副手,同為人臣爵位之最尊。太師、少師所象徵的便是功名利祿的極致,是昔日「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年代,所有士子心目中最夢寐以求的想望。
安定湄婆宮

虎爿的布局與龍爿對應,水車堵是「姜子牙鬥法聞太師」;聞太師伐西岐是《封神演義》關鍵的戰役,也是正式宣布商紂當敗,周朝當立的天下局勢底定之態。整個過程橫跨了十二回,始於第四十一回的「聞太師兵伐西岐」,終於第五十二回「絕龍嶺聞仲歸天」。親率朝歌三十萬大軍討伐西岐的聞仲,一路上雖多有截教能人異士之助,然天命自是難違,朝歌人馬節節敗退。正當士氣低迷,不料大營竟遭姜子牙奇襲,聞太師一行人只得狼狽而逃,一路被逼往絕龍嶺頂,最後命喪於雲中子與燃燈道人手下,一縷魂魄由清福神以百靈旛引往封神臺。照片中可見三眼聞太師乘著墨麒麟,正對上乘著四不相的姜子牙,神人鬥神人,異獸對異獸,一場決定殷衰周盛的關鍵戰役就此展開。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眉堵為孔雀與牡丹,孔雀羽毛色彩斑斕,有人認為他就是神鳥鳳凰的原型,在佛經當中也是一種吉祥的禽類。
安定湄婆宮
身堵則是以猛虎為主題,然而湄婆宮虎堵的呈現方式卻是相當罕見的;一般來說,虎是會威脅人命的動物,但為了利用他的威武來協助震懾邪祟,所以傳統建築所出現的老虎多半溫馴的,和善的,最常見的是母虎帶著小虎,和樂融融。但湄婆宮這堵卻是猛虎驚人,雖展現虎的威儀,卻威盛至令人畏懼,此題材著實罕見。
安定湄婆宮
下方裙堵和龍爿相同,同樣也是雙獅獻瑞。
安定湄婆宮

對照壁封柱楹聯刻有「湄洲聖母慈悲普拔迷芒世,婆心顯應義勇長興萎靡天」,這裡又出現了一個訛字「芒」,正確應該是「迷茫」,此外這副楹聯的對仗也不合格律,名詞「聖母」對動詞「顯應」感覺很突兀。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楹聯下方則有一幅「剔地起突」技法得石雕,繪著一位持荷童子,「荷」通「闔」,有闔境之意,對照的另一邊則是持元寶童子,兩者合起來便是祈求闔境財源廣進。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龍爿小港門楣為「清溪六逸」石雕,人物指的是以詩仙李白為首,加上孔巢文、韓准、裴政、張叔明、陶沔等五位山東名士,他們同樣都是居住在山東泰安徂徠山竹溪的隱士,時常聚在一起吟詩放酒,豪放不羈,悠然自得,世人稱之「竹溪六逸」。李白在《送韓准裴政孔巢父還山》當中有一段「昨宵夢裏還,雲弄竹溪月。今晨魯東門,帳飲與君別」講的正是這段期間的閒適生活。圖中可見有人展著書卷,有人拉著琴,有人飲著茶,有人吟詠,悠閒之姿顯得高雅脫俗,令人嚮往。一旁幾株修竹,則是點出了「竹溪」之名。
安定湄婆宮
下方楹聯為「聖德同天湄洲海濱尊領袖,母儀稱后鯤島肆海振馨靈」,點出媽祖海神的性質,也是兩海同尊的聖母。
安定湄婆宮
兩側門扇的身堵刻著瓶插花卉,花瓶放在小案上取其諧音為「平安」之意。瓶中的花卉,龍爿小港這邊是牡丹與荷花。牡丹是春天盛開的花卉之一,在唐代備受皇室所尊崇,自古以來便是富貴的代表,有「國色天香」的美譽。夏天盛開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一直是古今文人爭相歌詠的對象,高雅脫俗。中通外直,不蔓不枝更被視為正直的象徵。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虎爿小港門楣為「竹林七賢」石雕;《世說新語》〈任誕〉記載:「陳留阮籍,譙國嵇康,河內山濤,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亞之。預此契者:沛國劉伶,陳留阮咸,河內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暢,故世謂竹林七賢。」他們崇尚老莊思想,不拘禮法,講求清靜無為,常聚在竹林裡飲酒高歌,藉以嘲諷晉代司馬王朝的虛偽,展現出塵世神仙的姿態。
安定湄婆宮
楹聯「湄目佛像在眼前真理修持,洲林聖母大天宮護國庇民」,這又是一副令人困惑的楹聯,「湄目佛像」、「洲林聖母」除了刻意營造的藏頭─「湄洲」二字,「目佛像」則是令人一頭霧水,「在眼前」對「大天宮」也是摸不著頭緒,最後的韻腳更是敗筆,「持」和「民」都是陽平字,明顯不符楹聯格律。
安定湄婆宮
門扇身堵同為瓶插花卉,主角是梅花、菊花。秋天的菊花凌霜飄逸,特立獨行,不攀炎附勢,像是世外隱士一般,晉代高士陶淵明就以愛菊聞名。此外菊花因為花期長又名「壽客」,帶有長壽意涵,也是討喜的吉祥植物之一。梅花傲立雪寒之中,剪雪裁冰,是高潔志士的象徵。四種花卉分別是春牡丹、夏荷、秋菊、冬梅,搭配花卉上方懸掛著穗的磬牌、花瓶木案,代表著四季繽紛,歲歲慶平安。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拜殿※
進入廟內抬頭仰望,中港與小港均有彩繪作品,為中港內側為挑高設計,做成藻井樣式。中港前方彩繪主題為「女媧補天」,這是中國上古時代的神話故事。
安定湄婆宮
在《淮南子‧覽冥訓》當中記載:「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補天的起因在於水神共工與火神祝融不睦,兩人大打出手,最後共工失敗,一怒之下去撞了天下支柱不周山,導致蒼天傾斜,天河之水灌注人間,一時洪水四溢,氾濫成災,百姓民不聊生。慈悲的女媧娘娘不忍蒼生受苦,於是煉製五色石以補天,並斬殺巨鰲以其足立四極,重新撐起失衡的天空,還殺了黑龍平定洪水。畫中女媧娘娘手捧五色石飛縱上天,正欲修補天裂,洪水中作亂的黑龍正探出頭來,牠將是女媧娘娘大顯神威的下一步目標。女媧是上古神話裡最偉大的女神,除了補天,還有摶土造人,將媽祖的功績與女媧相比,是對其最大的恭維與崇拜。
安定湄婆宮
下方壽樑彩繪落款為「清聖祖康熙二十三年施琅奏請封媽祖為天上聖母」這是湄婆宮最近一次的整修,也就是民國八十年(1991)時所完成的作品。畫中可見施琅跪地叩拜康熙皇帝,一旁的匾額刻著「天上聖母」四字,傳達康熙賜封媽祖「天上聖母」的意象。然而這故事其實是民間訛傳的,康熙甚至是清朝歷代皇帝都不曾封過媽祖「天上聖母」這個稱號。台灣民間對於「天上聖母」四字的來歷一直是暗晦不明,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甚有宮廟直接提倡此號乃是清帝所封,比較常見的說法是由乾隆或嘉慶皇帝所敕封,例如楊淩在《湄洲嶼志略》〈卷一〉提到「《清會典.群祀》裡頭記載:嘉慶七年封號:天上聖母無極元君。」是以「天上聖母」稱號由此而來。《大清會典》是清代中央政府處理公務的法律依據,舉凡官員品級、編制、職權、統屬關係等均有詳細的記載,以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分類,禮部當中的「祠祭清吏司」就是掌管全國祭祀之吉凶之禮的機構,而〈群祀〉便是歸於這章節之內。阿中試著瀏覽《嘉慶朝大清會典》的〈群祀〉,最後只在〈卷三百六十二‧禮部‧群祀〉當中找到有關有清以來至嘉慶皇帝一朝對媽祖敕封的記載:「諭沿海地方崇奉天后。仰承靈佑,昭垂歷徵顯應。現在各洋面巡緝兵船及商船往來均賴神力庇佑,著該衙門再擬加增四字,並著翰林院衙門撰擬祭文,即交此次冊封琉球國正使趙文楷齎往福建,敬謹致祭。是年加封天后為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宏仁普濟福佑羣生誠感咸孚顯神贊順垂慈篤祐天后之神(https://zh.scribd.com/…/%E5%98%89%E5%BA%86%E6%9C%9D-%E9%92%…),嘉慶皇帝明示在前朝皇帝的封號基礎上加了「垂慈篤祐」四字,神明的職稱仍舊是「天后」,並沒有「天上聖母」的記載,由此可知此稱號並非皇帝敕封。再查清代臺灣文獻的紀錄,「天上聖母」四字的出現是在嘉慶一朝之後,而「天后聖母」的紀錄卻是遍布歷代,因此有人推斷「天上聖母」的稱號很有可能是「天后聖母」的訛變,阿中亦認為此說可信,而開始混淆的時代早從嘉慶晚年即已開展,之後不斷流傳,直到如今「天上聖母」為世人所熟知並通用。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回過頭可見湄洲島祖廟於民國九十五年(2006)所贈的「神香萬里」書卷,由廟方裱框並懸掛著,代表著湄婆宮與祖廟的緊密關聯。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下方中港正門彩繪著秦叔寶、尉遲敬德兩位門神大將,龍虎兩小港則都是宦官,這與一般媽祖廟常見的宦官搭配宮娥有所不同。龍爿這面分持冠與鹿,象徵加官進祿。虎爿這頭則是一人捧著牡丹花,象徵富貴圓滿,另一人捧著果盤,內盛葡萄、石榴、桃子象徵財子壽三多,同樣也是相當討喜的題材。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再觀前拜殿上方的彩繪,龍爿小港壽樑主題是「渭水聘賢」,講的是周文王延聘姜子牙的故事,姜子牙姓姜,氏呂,名尚,字子牙,另有說名望,字尚父。有關西伯侯姬昌於渭水延聘呂尚的過程,在正史漢司馬遷《史記》的〈齊太公世家〉裡頭有所記載:「呂尚蓋嘗窮困,年老矣,以漁釣奸周西伯。西伯將出獵,卜之,曰:所獲非龍非彨非虎非羆;所獲霸王之輔。於是周西伯獵,果遇太公於渭之陽,與語大說,曰:自吾先君太公曰當有聖人適周,周以興。子真是邪?吾太公望子久矣。故號之曰太公望,載與俱歸,立為師。」後人將這段過程加以杜撰,成了《封神演義》第二十四回當中的「渭水文王聘子牙」。這段故事描述西伯侯姬昌在出城巡歷的途中,聽聞渭水畔有賢者棲息於是親自前往拜見。在與姜子牙晤談之後,姬昌如獲至寶,回宮沐浴齋戒,親自拉車迎回姜子牙並奉為國師。畫面左手邊坐在江邊垂釣的老者便是姜子牙,一旁畢恭畢敬拱手作揖,展現十足誠意的西伯侯姬昌,正順著童子的指引前來拜會隱士高人,一場伯樂與千里馬的相會就此傳唱後世。
安定湄婆宮
往正殿看過去的另一道壽樑上繪著「太白學士醉酒」;白,字太白,號青蓮居士,盛唐時期著名的詩人,有「詩仙」、「詩俠」等稱號,詩風帶有浪漫主義色彩。平生嗜酒如命與賀知章等人同列「酒中八仙」。因為有了這些多元又鮮明的人格特質,讓世人相信李太白其實是「天上謫仙」,而對他產生了神仙般的想像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看完了壽樑上的彩繪,頂上的繪畫也是吸引目光的焦點,兩幅作品的主題分別是「魚躍龍門」以及「四象」。「魚躍龍門」是中國從漢代開始就流傳於民間的傳說;相傳黃河河水因為相當混濁,只有耐汙力較強的鯉魚可以生存,就在黃河上游有個大禹治水時所開鑿的龍門,又稱「禹門口」,人們發現每每到了春天,這裡總會聚集著逆游而上的鯉魚群,每一條都想要跳上高逾數丈的龍門,但沒有任何一條能成功,因此只要有鯉魚能順利躍過龍門就能蛻變化為龍的傳說,就這麼的傳播開來。在圖中可以看見魚化龍的三種型態,有鯉魚、龍以及鰲,半龍半魚的鰲正是躍過龍門時的中繼變體,成為祈求士子飛黃騰達,高中科舉的象徵。
安定湄婆宮
「四象」在易經當中是指太陽、太陰、少陽、少陰,《周易》載:「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四象是化生萬物的過程。另天文學之四象指的是四方: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象徵宇宙之意。四象圖以動物型態的「象」來假借概念上的象,與虎爿的河圖、洛書作對應。
安定湄婆宮

另觀虎爿小港這面,壽樑彩繪「三請孔明」,講述的是《三國演義》當中著名的三顧茅廬」橋段,情節出自第三十七回「司馬徽再薦名士 劉玄德三顧草廬」;受劉備知遇之恩的徐庶在走馬奔赴曹營找尋母親之前,特別囑咐劉備注意天下兩大智者:臥龍諸葛亮、鳳雛龐統。在一次偶然的機遇下,劉備得知諸葛亮就隱居在隆中臥龍崗,求賢若渴的他隨即動身前往拜訪。第一次不料撲了個空,三兄弟只好先回新野城等待。沒多久聽聞孔明已回,劉備不顧霜雪再次動身前往,沒想到這次又沒碰上面,又一次敗興而歸。等到來年新春,劉備特地找人卜了卦,齋戒沐浴,做好準備再次動身前往隆中。有了兩次不愉快的經驗,關羽、張飛早已心生不耐,但劉備卻不以為苦,此回總算碰到諸葛亮在家,只是抵達臥龍崗時正巧遇見孔明在午休,劉備不敢驚擾,就這樣靜靜地站在門外等候臥龍甦醒。畫面中所呈現的正是劉備第三次訪賢的場景,只見劉備拱手作揖,恭敬的向童子表達前來拜會諸葛先生之意,後頭還跟著關、張兩兄弟,兩人臉上的表情透露不耐,也對兄長的執著感到不解。
安定湄婆宮
另一道壽樑彩繪則是「孔子問禮於老子」,故事在《史記・老子韓非列傳第三》中有所記載;有一回孔子到洛陽去向老子請教禮,老子心知孔子雖然周遊列國,講說傳道,但心裡面其實還存有為官出仕之心,於是勸其「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於子之身。」意即得到機會時就出仕,沒機會時就應該收斂鋒芒,謙虛得像愚鈍之人。聽完老子的話,孔子嘆道「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罔,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矰。至於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圖中所繪行禮作揖的是孔子,而端坐在大樹底下的便是老子,兩者在中國的學術思想史上都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兩家本來就存有不同的觀點,但老子帶有道家哲理的回答亦是在告誡世人應順天自然,隨遇而安,在如今物慾橫流,人心貪婪的年代更是值得我們反省思考的。
安定湄婆宮
上方的頂壁繪有「河圖洛書」、「雙獅戲球」兩幅作品。龍馬負河圖、龍龜馱洛書的傳說見於《禮記》〈禮運〉:「出土器車,河出馬圖,鳳凰麒麟,皆在郊棷」。《易經》〈繫辭〉亦云:「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到了盛行陰陽五行學說的漢代,神秘的河圖、洛書傳說自然被賦予傳奇色彩,再搭配陰陽五行成了讖緯的圖像。古書的記載當中還提到,只有聖人出世、天下太平時才會出現河圖、洛書,所以一旦看見兩種神獸就代表天下太平,也因此成了廟宇常見的吉祥圖案。
安定湄婆宮
兩頭獅子則是寓意「太師、少師」;周代設太師、太傅、太保輔佐帝王,合稱三師三公,權力如同後世丞相之職,而少師、少傅、少保則是輔佐三公的副手,同為人臣爵位之最尊。球諧音求,帶有祈求之意,所以「雙獅戲球」便成了祈求官祿亨通的象徵。
安定湄婆宮

樑上除了有上述以人物故事為題材的彩繪,當然也有許多花果、鳥獸、器物組合而成的,帶有吉祥寓意的作品。「吉祥如意」裡有如意、佛手、柿子、桃子、梅花、花瓶、水仙、橘子;佛手諧音「福壽」,柿子代表事事,桃子是長壽,梅花和水仙都是春天的代表,其中水仙高雅脫俗,幽香淡雅,深受文人雅士喜愛,橘子則是諧音「吉祥」。
安定湄婆宮
「松鶴延年」則是以丹頂鶴與松樹這兩種自古以來即被視為壽長的代表,來傳達祈求延年益壽的願望。
安定湄婆宮
「花開富貴,鳥語花香」裡以牡丹花和白頭翁為主角,牡丹代表富貴,而白頭翁的外型正巧應了「富貴白頭」這吉祥的期望。
安定湄婆宮
「鮮花素果」由拂塵、葡萄、四季花卉、橘子組成;拂塵是仙家的代表物品,葡萄符合祈求多子的想望,四季花卉表示一年四季都能很美好。
安定湄婆宮
這類的彩繪主題有時諧音,有時寫意,細細欣賞靜靜品味繪者想傳達的意旨,饒富趣味。

※正殿※

湄婆宮建築體只有一進,所以從三川殿進入後穿過拜殿直接就是正殿。
安定湄婆宮
正殿金柱有聯「聖德佑民百堵皆興香煙盛,母靈保境千秋咸慶慈愛庇」,「百堵」意指廣大的區域。然而這副同樣也是一對不合格律的對聯,下聯末字「庇」為陰去字,正確應該是用平聲字才是。湄婆宮的楹聯有多副都有格律不符的問題,有些可以明顯判斷是謄字有誤,但有些用字遣詞過於奇異,讓人摸不清頭緒。
安定湄婆宮
兩側封牆作堆塑壁畫裝飾,龍爿主題是「天官賜福」,虎爿則是「財子壽」。天官在道教裡的全稱為「上元一品九炁賜福天官曜靈元陽大帝紫微帝君」,掌管賜福降祥之職,是相當受到民間歡迎的神祇,道教的「三官手書」禳災儀式,就是以三官為崇拜對象,祈求透過天地水向神靈傳達凡間的祈禱。
安定湄婆宮
福祿壽三仙又稱「財子壽」,正中央手持如意者為福神,象徵賜福;福神的左手邊抱著稚兒的是祿神,象徵送子;福神的右手邊捧著壽桃的是壽仙,年邁的形象正是延壽的代表。有關財子壽三仙的身分,民間流傳各種說法,較常見的是福神乃是唐代賢吏陽城,因協助道州百姓免去輸納侏儒入朝的陋習而得到愛戴,將其視為「太陽」一般的重要,尊為「陽公福神」、「福星」。祿神的身分有周文王姬昌、文昌帝君以及張仙;文王因有百子而被視為送子的代表,不過這裡我們要多作介紹的是張仙這個說法。「張仙」這個稱呼其實是一段謊言下的結晶,根據明朝陸深所著的《金台紀聞》記載,張仙的原型本是五代十國的後蜀國主孟昶。孟昶是後蜀的第二代君主,甫登基時尚能保有一番勵精圖治之心,除門閥,興水利,獎農桑,與民生息,更留下流傳千古的「頒令箴」名句: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一時後蜀國勢大有茁壯之態。可惜後期沉溺於玩樂,奢侈荒淫,最後終被宋軍攻破都城,投降受俘後不久便抑鬱而終。而孟昶的妃子中最受寵愛的是徐貴妃,又稱花蕊夫人,其不僅姿色絕艷,而且還腹有文章,擅長寫詩吟詠。在聽聞後蜀亡國後,悲憤的徐貴妃面對國破家亡的現實寫下了「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控訴萬軍竟無人願意為國奮戰到最後一刻。國家被滅了,這些妃子當然也跟著被俘虜,宋太祖趙匡胤早聞花蕊夫人之艷名,想當然耳便將其納入後宮。面對自己淪落到必須服侍滅國仇人,花蕊夫人心中悲苦自是不言可喻,只能將滿腔的悲戚,偷偷的向帶入宮中的孟昶畫像傾訴。後來宋太祖看見花蕊夫人時常對著畫像祝禱,心裡甚感疑惑而詢問畫像裡的人是誰?夫人推說那是送子神張仙,民間相信膜拜張仙能順利懷孕生子,這才緩解了趙匡胤的質疑。也就是因為這段典故,讓民間廣泛流傳張仙乃送子神的神話。又根據明代的《歷代神仙通鑒》描述,張仙有個了不起的本領,可以用彈弓驅趕凶神「天狗」。相傳宋仁宗久久無嗣,一日夢見張仙告知其因乃是宮中有天狗為患,如今已為國君除去此患。事後仁宗便命人將夢中仙人畫成圖像,流傳於世奉祀之。也就是因為有這些傳說,讓張仙為送子神的信仰流傳深廣。據說另一邊手捧壽桃,拄著拐杖,身著靛色鶴衣便是壽仙─南極仙翁。有關壽星的信仰在先秦時的典籍即有記載,原本是對於角、亢兩宿的星宿崇拜。到了唐代,壽星的信仰與南極老人星混淆,後者遂成為新的壽星代表,並擬人化成一位額禿頂廣、髮鬚斑白、臉色紅潤的老神仙模樣。
安定湄婆宮

中港神龕裡奉祀的便是主神天上聖母,前來參拜的信眾目光焦點一開始都會集中在鎮殿媽祖的金身上,這是一尊軟身的媽祖雕像,雖說軟身神像在臺灣並非罕見,但以軟身神像當作鎮殿主神的例子卻也不多。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這尊媽祖神像高二尺八寸,也就是八十四公分,相傳是鄭成功復台時的隨艦神像。這類的說法在臺南地區相當普遍,各地的媽祖廟常宣稱自己的開基媽祖是鄭成功從軍艦上請下來的,然而這樣的傳說缺乏可徵的文獻,只能當作是稗官野史,道聽塗說的鄉野傳奇。暫時拋開媽祖神像的身世之謎,單純以藝術的眼光觀之,這尊神像的雕刻手法的確不凡;柔和的臉龐將媽祖的慈悲顯露無遺,一雙半闔的眼睛以無比悲憫的角度俯瞰著蒼生,微啟的雙唇似乎在叮嚀祂的信徒。跪在案前焚香祈禱的善男信女,望著媽祖的臉龐,彷彿可以對祂傾訴心中所有的喜怒哀樂,此刻的祂是位慈祥的母親,靜靜的,專注的聆聽著你的一字一句,柔柔的,細細的訴說著對你的叮囑,媽祖的形象就是這麼的深植在臺灣人的心目中歷經數百年。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身旁隨侍的兩名宮女,手持日月長扇,作女官樣貌,突顯出媽祖天后的崇高地位。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除了隨侍女官,媽祖駕前當然也少不了千里眼、順風耳兩位護法將軍;千里眼將軍通身青色,左手舉於眉前似遠望、順風耳將軍通身赤紅,左手食指指耳表傾聽,兩位是協助媽祖護衛蒼生的大護法,只要看見或聽見遠方百姓有難便即刻救援,體現了「千處有求千處現」。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神龕中除了有數尊媽祖金身以及隨侍、護法,另外身著官袍,手捧玉帶,童顏親切的「謝府元帥」,信仰遍及臺南縣市,很多早期移民所建立的古廟都有陪祀,而元帥的身分便是東晉時期大名鼎鼎的謝玄。謝玄,字幼度,小名羯兒,陳郡陽夏人,東晉著名將領。中國歷史上以寡勝多戰役之一的淝水之戰,就是由謝玄統兵,運籌帷幄的則是他的叔父謝安。整個東晉史陳郡謝氏家族就佔了很大的篇幅,唐劉禹錫〈烏衣巷〉裡的「舊時王謝堂前燕」就是在講謝氏家族在東晉時期的龐大影響力。謝玄一生為東晉皇室立下無數汗馬功勞,十九歲就進入桓溫幕府擔任司馬,深受賞識,之後出任兗州刺史,招北方戰亂流民組織「北府軍」,將之訓練成了當時中國最精良的部隊,淝水一戰告捷,靠的就是北府軍的精良戰力。戰後,謝玄奉命繼續北伐,將晉室黃河以南的故土悉數收復,無奈最後因親王司馬道子有意壓制謝氏勢力,以連年征戰,國家需休養生息為藉口中止了北伐的進行,讓東晉只能維持偏安黃河以南的態勢。由於謝玄的彪炳戰功以及為國家收復故土的功績,成了漢人的民族英雄,後世百姓奉其為神,香火延續千年。值得一提的是,謝氏一門除了有謝安、謝玄顯赫於當朝,文采方面有詠絮才女謝道韞,以及南北朝山水詩派創始者謝靈運,可謂中國當時影響力最大的家族。謝玄於十九歲就出仕,四十六歲病逝,生命的黃金歲月都在戰場上度過,因此民間為其塑像時多為少年樣貌,溫文儒雅。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神龕花罩旁有楹聯題著「救苦拯危聲靈赫濯濟黎民,行仁賜福慈雲普照利群生」,歌頌著媽祖救濟眾生的功績。
安定湄婆宮

神龕前方的案桌上置放了一組錫製禮器,包含一只香爐,花瓶、燭台各一對,這組器具俗稱「花矸五賽」,其源自於佛家的供佛五器具,又稱「五具足」。香爐上立著一頭狻猊獸,狻猊是漢代對於獅子的稱呼,獅子原非中國原生動物,後來隨著張騫通西域之後才傳入中國,後來更成為神話中的九龍子之一,因性喜煙霧而好坐,故常立於香爐蓋上。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五賽之前則是大羅金仙中壇元帥,負責統帥四方兵馬,顧守中爐護持道場。一柄火尖槍,一輪乾坤圈,腳踏風火輪,好不威風。
安定湄婆宮

正殿除了奉祀主神以及陪祀神,左右小港神龕也奉祀著廟宇最常見的福德正神與註生娘娘。福德正神是最親民的一位神祇,源流可以追溯至上古人類的原始社神信仰,是掌管一方土地的神祇,因此農業時代想要莊稼豐收,當然就要祈求福德老爺的幫忙了。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註生娘娘掌管生男育女之職,昔日的產業型態是以農業為主,而農業又是個需要高度勞動力的工作,人丁的多寡自然就成了重要的資產,也因此廟宇常見配祀註生娘娘,為人民祈求人丁興旺的祝禱對象。
安定湄婆宮
及至今日,臺灣大部分的廟宇還是會陪祀神農或福德正神以及註生娘娘,雖然現在種田的人不多了,新生兒也不像以前那麼多,但這種深植於文化底層的信仰,仍舊會世世代代的傳承下去。

結語
安定後堀潭湄婆宮,一座擁有數百年歷史的廟宇,然而缺少了可資證明的文獻、器物,讓這座廟宇的信史始終無法開展,光是靠口耳相傳的故事,終究還是無法作為依據。而民國八十五年修建後的成果,讓人感嘆如果沒有有識之士的監工,文化傳承將面臨嚴峻的挑戰,這從楹聯以及戲齣劇名的錯誤可以嗅出端倪,也因此「湊陣拜媽祖」才會繼續的走下去,希望能透過粗略的介紹讓更多人認識廟宇裝飾題材,唯有先看懂了才能進一步賞析,最後達到產生認同與珍惜的態度,那麼古蹟的維護才能有其價值與支持,期許自己,也願大家一同努力。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安定湄婆宮


【攝記】臺南安定湄婆宮2016.08.0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湊陣拜媽祖

阿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